《共產主義黑皮書》:恐怖手段鎮壓農民起義

《共產主義黑皮書》:恐怖手段鎮壓農民起義

《共產主義黑皮書》第一部分 蘇聯的暴力、鎮壓和恐怖(10)

作者:尼古拉‧韋爾特(Nicolas Werth)

【大紀元2018年02月11日訊】(編者按:《共產主義黑皮書》依據原始檔案資料,系統地詳述了共產主義在世界各地製造的「罪行、恐怖和鎮壓」。本書1997年在法國首度出版後,震撼歐美,被譽為是對「一個世紀以來共產主義專制的真正里程碑式的總結」。大紀元和博大出版社獲得本書原著出版方簽約授權,翻譯和發行中文全譯本。大紀元網站率先連載,以饗讀者。文章標題為編者所加。)

3. 紅色恐怖

布爾什維克公開表示,他們已經時日無多」,德國駐莫斯科大使卡爾.赫爾弗里奇(Karl Helfferich)1918年8月3日告訴其政府。「實實在在的恐慌壓倒了莫斯科……可想像得到的最瘋狂的謠言正甚囂塵上,是關於所謂『叛徒』的。他們被認為正躲藏在城市周圍。」

的確,布爾什維克從未像他們在1918年那樣感受到威脅。他們控制的領土,僅僅相當於傳統省份莫斯科(Muscovy)那麼大,此時在三條牢固建立的戰線上面臨著反布爾什維克力量的反抗:第一條戰線在頓河地區,該地區被阿塔曼.克拉斯諾夫(Ataman Krasnov)的哥薩克軍隊和鄧尼金將軍的白軍所占領;第二條戰線在烏克蘭,掌握在德國人和烏克蘭國民政府拉達(Rada)手中;第三條戰線全線都沿著西伯利亞大鐵路(Trans-Siberian Railway),那裡多數大城市已落入捷克軍團(Czech Legion)之手,其進攻曾得到薩馬拉(Samara)省社會革命黨政府的支持。

1918年夏季,在或多或少受布爾什維克控制的地區,爆發了近140起大規模起義和暴動。其中大多數涉及抵制強徵糧食的農民社區。這種徵用由糧食軍實施,手段凶殘。其它則涉及抗議對貿易和交換的限制,或抗議紅軍新的強制徵兵。通常,憤怒的農民會一齊湧向最近的城鎮,圍攻蘇維埃,有時甚至試圖將其縱火焚燒。事件通常淪為暴力。當地民兵,越來越多的是當地契卡的小分隊,向抗議者開火。隨著時間的推移,這種對抗變得更為頻繁。布爾什維克領導人由此認為,「偽裝成白軍(White Guard)的富農」正在針對布爾什維克政權實施一個巨大的反革命陰謀。

「很明顯,在下諾夫哥羅德(Nizhni Novgorod)正在為白軍叛亂作準備」,列寧1918年8月9日在給下諾夫哥羅德蘇維埃執行委員會主席的一份電報中寫道。此舉是為了回應一則關於農民抗議徵用的報導。「你們首先的反應必須是建立一個專政的三人組(即你、馬爾金和另一個人),並推行大規模恐怖,射殺或驅逐數百名導致士兵酗酒的妓女,以及所有前政府官員等。一刻也不能耽誤。你們必須堅決行動,展開大規模報復。凡被抓時發現擁有槍枝者,都立即處決。大規模放逐孟什維克和其他嫌疑分子。」次日,列寧給奔薩蘇維埃中央執行委員會發了一封類似的電報:

「同志們!必須毫無憐憫地粉碎你們5個區的富農暴動。整個革命的利益,需要這樣的行動,因為與富農的最後鬥爭現在已經開始。你們必須懲罰這些人,以警戒他人。(1)絞死至少100名富農、富有的混蛋和已知的吸血者。我是指公開絞死,這樣人們能夠看到。(2)公布他們的名字。(3)搶占他們所有的糧食。(4)按照我昨天電報中的指示,挑出人質。做這一切,是為了方圓數英里的人看到這一切,了解它,顫抖著,並告訴自己,我們正在殺死嗜血的富農,且將繼續這樣做。務必回覆,說你們已經接到並執行了這些指示。此致,列寧。
附:找出那些敢於使用強硬手段的人。」

事實上,仔細閱讀契卡關於1918年夏季那些反抗的報告,就會發現,事前策劃的唯一一波起義是在雅羅斯拉夫爾、雷賓斯克和穆羅姆的起義。它們由社會革命黨人鮑里斯.薩文科夫(Boris Savinkov)領導的保衛祖國聯盟(Union for the Defense of the Fatherland)所組織。還有在孟什維克和當地社會革命黨人的鼓動下耶夫斯克(Evsk)軍火廠的工人起義。其它所有暴動都是一些事件自發和直接的結果。這些事件涉及當地農民,他們面臨著徵用和徵兵。幾天之內,那些暴動就被紅軍或契卡信任的分隊極其殘酷地鎮壓下去。只有雅羅斯拉夫爾設法堅持了幾個星期。此前,薩文科夫的分遣隊將當地的布爾什維克趕了下台。這座城市陷落後,捷爾任斯基派出了一個「特別調查委員會」。從1918年7月24日至28日的5天之內,該委員會就處決了428人。

1918年8月,紅色恐怖時期9月3日正式開始之前,布爾什維克領導人,特別是列寧和捷爾任斯基,向當地的契卡和黨的領導人發送了大量電報,指示他們採取「預防措施」,來防止任何試圖發起的暴動。捷爾任斯基解釋稱,在這些措施中,「最有效的是,基於你們為向資產階級徵收特別稅而擬定的名單,扣留資產階級人質……將所有人質和嫌疑人逮捕,並監禁在集中營裡。」8月8日,列寧要求糧食人民委員蘇如帕(Aleksandr Tsyurupa)起草一項法令,規定「在所有產糧區,從當地最富的居民中抽取25名指定人質,要他們為徵用計劃的失敗償命」。由於蘇如帕對此聽而不聞,以安排扣留人質太難為由推託,列寧又發給他一封信,說得更直白:「我不是建議真的扣留這些人質,而是建議在所有相關地區將他們明確點名。其目的是,讓富人不僅必須交出自己的東西,還必須用其性命,為在他們整個區立即實施徵用計劃負責。」

除了採取這種劫持人質的新方法,布爾什維克領導人還在1918年8月試用了一種戰爭期間首現於俄國的鎮壓手段:集中營。8月9日,列寧向奔薩省執行委員會發了一封電報,指示他們將「富農、牧師、白軍和其他可疑分子關押進集中營」。

幾天前,捷爾任斯基和托洛茨基也都呼籲將人質囚禁在集中營裡。這些集中營是簡單的拘留營(internment camp)。「可疑分子」後來就被關進這裡。此舉作為一種簡單、臨時的行政措施,且獨立於任何司法程序之外。像此時其它每個國家一樣,俄國已有許多戰俘營存在。

在要被逮捕的「可疑分子」中,首要對象是仍處於自由狀態的反對黨領導人。1918年8月15日,列寧和捷爾任斯基共同簽署了逮捕孟什維克黨幾名主要領導人的命令。這些人中包括尤里.馬爾托夫(Yuri Martov)、費多爾.丹(Fedor Dan)、亞歷山大.波特列索夫(Aleksandr Potresov)和米哈伊爾.戈德曼(Mikhail Goldman)。該黨的媒體長期被噤聲,其代表們也被迫離開各蘇維埃。

對布爾什維克領導人來說,各類型對手之間的區別已不復存在,因為正如他們所解釋的,內戰有其自身的法律。「戰爭沒有任何成文法」,捷爾任斯基的主要合作者之一馬丁.拉齊斯(Martin Latsis),1918年8月23日在《消息報》(Izvestiya)上寫道。

「資本主義戰爭有成文憲法,但內戰有其自身的法律……不僅要摧毀敵人的有生力量,而且要證明,任何舉手抗議階級戰爭的人都將死於刀劍下。這些法律是資產階級自己在內戰中為壓迫無產階級而擬定的……但我們還需要充分吸收這些法規。我們自己的人在數以十萬計地被殺害,我們卻只能一個一個地執行死刑,而且還得經過委員會和法院冗長的審議。在內戰中,對敵人不應有任何法庭。就是戰鬥到死。如果你不殺人,你就會死。所以,如果你不想被殺的話,那就殺人!」#(待續)

譯者:言純均,責任編輯:張憲義

轉載自:http://www.epochtimes.com/b5/18/2/8/n10127125.htm

新唐人【澳洲广角】第188期含曾錚評論:中国人在澳洲旅遊遭遇的陷阱

新唐人【澳洲广角】第188期含曾錚評論:中国人在澳洲旅遊遭遇的陷阱

A Prophet Addressed by an Angel 先知與天使

A Prophet Addressed by an Angel 先知與天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