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歷史和記憶」

「保存歷史和記憶」

今天讀了「《共產主義黑皮書》導論之九:保存歷史和記憶」,頗多感慨。我想這位作者提出了一個非常重要的問題。我時常希望,本世紀共產主義最大的受害者團體——法輪功團體中,有更多的人能夠寫出他們所親身經歷的罪惡。
這位作者還說:「本書的第二個目的是作為一種紀念。紀念一種駭人的毀滅力量之無辜和無名的受害者,是一種道義責任。這種力量有系統地企圖抹去他們的記憶。柏林牆倒塌和莫斯科的共產主義權力中心崩潰後,歐洲這個曾上演20世紀很多悲劇的大洲,給自己分派了重建大眾記憶的任務。本書就是我們對這一努力的貢獻。」
這話讀來有點拗口,但基本的意思就是,這批《共產主義黑皮書》的作者們,在用寫作本書來對抗共產主義邪惡系統有系統地抹去受害人的記憶的企圖,他們將此視爲自己的義務和責任。
爲此,我非常尊重他們,並希望更多的共產主義受害人和學者向他們學習。

Gao Rongrong was brutally tortured by means of electric baton on May 7, 2004. Her face was severely burnt and disfigured from the torture. The photos were taken ten days after the torture. 法輪功學員高蓉蓉於2004年5月7日被警察電擊面目至毀容。這張照片攝於十天之後。高蓉蓉在歷經各種酷刑之後,於2005年6月16日悲慘離世。(圖片來源:明慧網)

Gao Rongrong was brutally tortured by means of electric baton on May 7, 2004. Her face was severely burnt and disfigured from the torture. The photos were taken ten days after the torture. 法輪功學員高蓉蓉於2004年5月7日被警察電擊面目至毀容。這張照片攝於十天之後。高蓉蓉在歷經各種酷刑之後,於2005年6月16日悲慘離世。(圖片來源:明慧網)

A Taiwanese Wallet vs. Mainland Chinese ‘Theft-Proof’ Underwear

A Taiwanese Wallet vs. Mainland Chinese ‘Theft-Proof’ Underwear

Looking through a Car Widow 車窗外

Looking through a Car Widow 車窗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