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師群被告密,原為法輪功和《九評》

楊師群被告密,原為法輪功和《九評》

今日有朋友跟我提到華東政法大學教師楊師群被告密事件,隨手到網上搜了一下,才發現原來「有關方面」之所以這麼重視、「已立案偵查」,原來事涉法輪功和《九評》!

據報導,楊師群因怕麻煩,已把點擊已經超過四萬多的「一石激起千層浪」的原貼《有同學告我是「反革命」》從他的博客上拿下來了,但在刪除前,這篇文章已被廣泛轉載,我隨便一搜就搜到五份。頭兩段為:

網頁快照

網頁快照

「今天被領導叫去談話,說有上《古代漢語》課的學生到公安局和市教委告了我,說我在上課時批評政府,還談到『法輪功』、《九評》等內容,上面已立案偵查。真令我啼笑皆非:政法大學的學生居然還和文化大革命時的思路一樣,為了告發老師為反革命,可以不擇手段。可悲啊!這幾個中國的大學生。

記得在上《古代漢語》課時,我當然會批判一些與課文有關的中國傳統文化,在某些傳統文化問題上如果與當今有一些關係的話,我也會聯繫當今和批評政府。但說我談論『法輪功』、《九評》是不是太離譜了,這有必要嗎?何況本人並不懂『法輪功』,也從來沒有接觸過法輪功』,一句話我還不具備談論『法輪功』的資格。」

如果情況真如這份貼子所說,那麼現在網上「鋪天蓋地」的關於此事的討論就都沒有說到正點上。

告密文化固然可怕可恨;然而,如果事情不是涉及到法輪功和《九評》,那是很難上升到「反革命」的高度的。

因此,我認為,楊師群的貼子是真實的,他確實是因為法輪功和《九評》被告密的。但他又說他根本沒有談論法輪功和《九評》,那麼那兩個「眼睛裡已經含有淚水」的學生與他近日無仇,往日無冤,為什麼要無中生有呢?

以目前所能看到的有限資料,我只能猜想,因為楊師群說他「在某些傳統文化問題上如果與當今有一些關係的話,我也會聯繫當今和批評政府」,那麼是不是他「聯繫當今和批評政府」的內容,讓那兩名學生想起法輪功和《九評》了呢?

如此說來,那兩個「覺悟高漲」的學生肯定是接觸過《九評》,或法輪功學員散發的真相資料傳單,卻因為懼怕或已經被灌入頭腦中的仇恨而沒有細看,但卻似是而非的知道了有此「反動傳單」的存在。

雖然以前已感歎過很多事,但當此「結論」一出,還是不得不再次感慨:中共為消滅法輪功、阻斷《九評》的傳播,在國人心中又播下多少仇恨!否則,在如今的年代,還會有哪一種其它的「罪名」能讓學生到公安局去告發老師?是公安局而不是校方哎!現在攻擊「敬愛的領袖」早已不是罪過了。

其實,若說「告密文化」,它的極致在監獄與勞教所裡,特別是每個警察都被強壓一個對法輪功學員的「轉化率」以後。每個學員被安排若干「包夾」,二十四小時監視貼身監視,上廁所都得綁在一起。

我因修煉法輪功被關押在北京女子勞教所時,也曾經歷過因半夜煉功而被「告密」的事。勞教所有一整套制度鼓勵告密者,告發我的那個,後來就被提升為「班長」,不必再在廚房做苦工,每日坐在門口專門監視別人就可加分。

當一個國家、一個政(邪)黨,為了鎮壓一億人的「真善忍」信仰,而能把如此的仇恨、偏見和誤解塞入到大學生,以致社會上許許多多人的頭腦中的時候,能夠調動全國1/4的財政收入以及幾乎全部警力加紅袖章老太太去對付這個全部由老實人組成的群體,能夠以大把金錢做誘餌,鼓勵大家都來做告密者的時候,華東政法大學出了這麼兩名「兩眼含淚」的女學生,又有什麼奇怪呢?

去看一看明慧網上有多少法輪功學員因散發真相資料被抓被打被判十年以上重刑甚至被奪去生命,大家就不會這麼「驚詫」了。

真相啊,真相,中國人民何時才能擁有真相?

倒是楊師群老師,坦然的承認他因不懂法輪功,未接觸過法輪功而不具備談論法輪功的資格。僅此一點態度,就夠他那兩個告密的學生、以至許許多多其他同樣「不懂法輪功,未接觸過法輪功」,卻只憑從中共的宣傳中聽來的那點造謠宣傳而想當然的人,好好學一學了。

說來說去,中共何時說過實話呢?為什麼它說的關於法輪功的東西,有些人就想也不想信以為真呢?當有人在心中用中共造謠媒體灌給他們的東西嘲弄法輪功的時候,他們難道不覺得這就是「常在河邊走,焉能不濕鞋」嗎?

附1:網友轉載之楊師群原貼:有同學告我是「反革命」

今天被領導叫去談話,說有上《古代漢語》課的學生到公安局和市教委告了我,說我在上課時批評政府,還談到「法輪功」、「九評」等內容,上面已立案偵查。真令我啼笑皆非:政法大學的學生居然還和文化大革命時的思路一樣,為了告發老師為反革命,可以不擇手段。可悲啊!這幾個中國的大學生。

記得在上《古代漢語》課時,我當然會批判一些與課文有關的中國傳統文化,在某些傳統文化問題上如果與當今有一些關係的話,我也會聯繫當今和批評政府。但說我談論「法輪功」、「九評」是不是太離譜了,這有必要嗎?何況本人並不懂「法輪功」,也從來沒有接觸過「法輪功」,一句話我還不具備談論「法輪功」的資格。

記得下課時有二位女同學找我,憤慨地指責我怎麼能批評中國文化!批評政府!甚至眼睛裡已經含有淚水。這樣熱愛中國文化與中國政府的同學,我很敬佩,你們有這樣的權利!但為什麼我就沒有批評中國文化和政府的權利呢?所以我告訴她們:我也有發表自己看法的權利,如果你們不願意聽我的課,以後不要選我的課就是了。不料,她們居然到上面去告我,甚至還添油加醋地給加我一些「莫須有」的罪名,真讓我大跌眼鏡。

要知道,這種事情如果說它發生在清朝末年,可能還會有人相信;而要說它發生在民國初年的「五‧四」時期,就不會有人相信了。你們知道那時候的青年,已經基本接受了「民主」、「自由」、「人權」的理念,所以一般不會發生這樣的怪事了。而如今,卻依然還會時常發生在21世紀的中國,並且就發生在中國的大學裡,這就太讓人匪夷所思了。想到最近中國的學校中發生的一系列怪事,我只有默默地為中國的社會和人民祈禱:什麼時候中國社會才能走出愚昧?中國教育才能走上正軌?中國的學生才能比較正常的思維? 

2008-12-05

2018年3月11日,紐約法輪功學員在布魯克林中國華人區遊行隊伍中的「慶賀3億中華兒女退出中共」橫幅。(攝影: 張炳乾 )

2018年3月11日,紐約法輪功學員在布魯克林中國華人區遊行隊伍中的「慶賀3億中華兒女退出中共」橫幅。(攝影:張炳乾

A Glimpse of New York 初識紐約

A Glimpse of New York 初識紐約

This is one woman's harrowing story of imprisonment and survival

This is one woman's harrowing story of imprisonment and surviv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