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的離婚及孩子「共同撫養」問題

澳洲的離婚及孩子「共同撫養」問題

在現代社會裏,離婚已成很普遍的現象,澳洲也不例外;而在離婚當中受傷害最深的,往往是無辜的孩子。

從歷史數據看,澳大利亞的離婚率在上世紀六十年代以後進入了一個快速增長期,從每年不到一萬起上升到七十年代末的每年六萬起以上,之後有所回落。在2001年達到一個次高峰之後,又開始逐年下降到2007年的47,963起。

以絕對人口計算,相當於每一萬人中,有二十三起離婚案件發生,也即0.23%的水平。

這個數字看似很小,但是,如果以每年約十萬起的登記結婚的數字為基數,則相當於每兩對結婚的人當中,就有一對最終會走向離婚。從這個意義上講,離婚的比例還是非常驚人的。

中國人常講:「清官難斷家務事。」可是,在牽涉到離婚、以及離婚之後的孩子撫養問題時,法律還是不得不介入進來,因為已走到離婚這一步的夫婦,往往已無法通過協商解決問題,只好讓法院做判決。傳統上,離婚之後,孩子往往歸母親撫養。可是這樣又帶來一個問題,孩子在成長過程中,身邊缺乏男性成人,因此會有心理上的負面影響。

基於這個原因,上屆澳洲政府在2006年對《家庭法案》(Family Law Act)做了較大的修訂,更多的強調離婚後由父母雙方共同承擔撫養責任,比如說,孩子一半的時間跟母親過,另一半的時間跟父親過,而不是像傳統上那樣,父親只出撫養費,或只在週末把孩子接過來呆上一天半天的。

不久前,澳洲國立大學的兩名教授Bruce Smyth和Bryan Rodgers公佈了一份對五千個離婚家庭的調查報告。報告的結論是,總的來講,離婚後的「共同撫養」制,並沒有使孩子的日子更加好過,或更加難過。問題的關鍵不在於是否由父母雙方一人承擔一半的撫養義務,而在於父母雙方是否繼續爭吵不休,是否能以合作的態度,理性的討論孩子的撫養問題。

另有一些研究人員發現,「共同撫養」實際上也存在很多問題。比如,這些孩子可能被規定一週之內有三天時間跟父親過,另外的時間跟母親過。那麼他們可能在很多年之中,每週都要收拾好幾次行李,在父親和母親的住處之間搬來搬去。而父母離婚後各自可能有不同的生活節奏和生活習慣,孩子們不得不不斷的去適應不同的環境,同時還要小心翼翼的看父母雙方的臉色。長期下來,心理壓力非常大,有的孩子得了憂鬱症。

其實感到壓力大的不光有孩子,甚至還有法官。在布里斯本的家庭法庭做了五年法官的Tim Carmody最近就因為受不了這種壓力而辭職了。他說,因為孩子的撫養問題鬧到法庭來的夫婦,往往都是互相之間非常敵對的。他不得不在吵得不可開交的夫婦和孩子之間做出平衡和判決。五年下來,他覺得心理承受也到了極限,再也做不下去了。

研究人員還表示,現在法庭、律師及社區領袖們,常常會把「共同撫養」簡單的理解為在時間和經濟上各自承擔一半的責任,而不是在有關孩子的重大問題的決定上,來進行協商解決。

總而言之,不管法律制定的再詳細,也還是「清官難斷家務事。」在我看來,出現這種局面也不奇怪。婚姻本來是一個終身的承諾,家庭本來應該是社會中最基本、最穩定的單位。在人一味的強調個性解放和所謂感情不合的時候,看起來似乎是通過離婚得到了自由,事實上失去的卻是一種穩定感,一種天長地久的踏實和溫馨,一份美好的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以及可以信任和交託終身的人。

而試圖以法律來解決人在道德下滑之後所產生的種種社會問題,也只能是「按下葫蘆卻冒起了瓢」,解決不了根本問題。其實法輪功的創始人李洪志先生早就說過:「人類的社會問題太多啦,唯一的出路就是正人心。」只可惜,這條「大道至簡至易」的道理,還沒有被更多的人所認知、接受,所以很多時候人們就只能是在問題之中去解決問題。舊的問題沒解決,新的問題又來了,永遠也找不到出路,同時不得不承受人類道德下滑後,所產生的種種惡果。能夠置身事外的,可說是少之又少了。

2008-12-03

Michelangelo Studies for Christ Appearing to His Mother on the Day of the Resurrection 米開郞基羅耶穌復活手稿

Michelangelo Studies for Christ Appearing to His Mother on the Day of the Resurrection 米開郞基羅耶穌復活手稿

《共產主義黑皮書》:從坦波夫到大饑荒

《共產主義黑皮書》:從坦波夫到大饑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