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法輪功及我爲何修煉法輪功等問題對話網友

就法輪功及我爲何修煉法輪功等問題對話網友

(曾錚注:以下是2017年7月,我發在臉書上的帖子。)

終於遇到一位不罵人、不說髒話,能夠心平氣和地提出一些有意義的問題的大陸網友了,所以我把她的留言和我的迴覆貼在這裏給大家看看。也歡迎更多網友加入討論。

安水华: 如果真的要迫害,有必要对你们解除劳教吗?
曾錚: 勞教難道不已經是一種迫害了嗎?解除了勞教,監獄裏還多著呢!我媽媽現在在中國,還時不時被喝茶呢,一個70多的老人家了,啥也沒幹,就因爲是我母親,就被各種騷擾,這不是迫害嗎?

安水华: 你要真的为你母亲着想,就不会这样了

曾錚:日本鬼子進村了,大家都藏起來,大氣都不敢出。但一個小孩突然哭出聲,讓日本鬼子發現了大家的藏身處並大肆殺戮。事後,大家都怪那小孩不該哭。沒人敢怪日本鬼子。

安水华: 你也是高级知识分子,我不明白你到底是真的对法轮功执迷不悟呢,还是有你的目的和意图。

曾錚: 如果可能的話,請看看我的自傳《靜水流深》吧(《靜水流深》 免費網上閱讀) 。(《靜水流深》印刷本購買)。人說,「言爲心聲」,您看後可能會得出您自己的結論。(我曾在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任職,我想怎樣的話,在那裏好好混,今天至少是個局級或高級職稱了。)

安水华: 所以我说搞不懂你啊,

曾錚: 您還是看看我的書吧。信仰是一種內心世界的東西,不深入到內心,是搞不懂,所以我才覺得有必要寫出來。其實,就像有句話說的,「婚姻是雙鞋子,舒服不舒服只有腳趾頭知道」。有些事情,外人站在外面確實搞不懂。就我個人來說,不修煉的日子和修煉的日子,我都過過,兩種日子的滋味我都知道。把世界上所有的金子給我,我也不願意回到沒修煉的日子。就是這樣。

安水华:或者说一失足成千古恨吧。

曾錚:不是什麼一失足成千古恨的問題。你知道現在爲什麼國安定期找我母親喝茶嗎?基本上是讓我母親勸我回國,要統戰我,還說可以寫個保證書給我母親,保證我的安全。我要想回去,他們會很歡迎的,因爲覺得我現在有另外的利用價值了。我要想脫離法輪功,沒有任何約束,沒有任何人攔著我,也沒有任何人有任何手段或可能性能攔得住我。法輪功完全是個信仰,沒有任何東西可以約束人。如果說有,就是你相信他講的「真善忍」,願意相信這個理,你自己用這個理約束自己。其他還有什麼呢?他又沒有監獄、警察或軍隊來把你怎樣。抓你進去強制「轉化」,這些都沒有的。信不信由你,修不修也由你,走與留都由你。

安水华: 如果法轮功真的只宣扬真善忍,政府为什么会干涉?比如你要是练太极,练瑜伽,就没有人干涉,对吧?

曾錚:一句話說不清,您慢慢多看看各方面的資訊,也許就想明白了。政府爲什麼發動文革?黨和政府也有犯錯誤的時候,對嗎?從49年到現在,搞過很多次政治運動,很多後來不都自己「平反」了嗎?政府鎮壓的,不一定都是錯的,當然也不一定所有正確的,政府都會鎮壓。

《靜水流深》封面。

《靜水流深》封面。

Sydney Opera House 悉尼歌劇院

Sydney Opera House 悉尼歌劇院

【圖片遊記】《自由中國》歐洲行(10)-瑞士篇

【圖片遊記】《自由中國》歐洲行(10)-瑞士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