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媒揭央視地震週年節目虛偽內幕

澳媒揭央視地震週年節目虛偽內幕

2009年5月12日,是震驚世界的汶川大地震週年紀念日。當中共官方媒體把週年悼念變成週年慶典之時,澳洲媒體卻揭露了中央電視台地震節目的虛偽內幕。

《悉尼晨鋒報》網站在2009年5月12日地震週年當天,刊登了一篇報導,揭示了一件「不巧」被《悉尼晨鋒報》記者撞破的中央電視台地震節目虛偽的內幕。

撰寫報導的記者約翰‧嘎納特(John Garnaut)寫道,在一架飛往北京的飛機上,他剛好坐在一個身穿羌族服裝的可愛的小姑娘旁邊。原來,這位小姑娘就是「大名鼎鼎」的「最美微笑戰士」那張圖片中,被士兵盛於峰抱在懷裡的那個小女孩肖雅文,她飛往北京,是要到中央電視台地震週年專題節目中露臉,以配合「解放軍勇救小朋友」、「軍民漁水情」這個宣傳主題。

流傳很廣的「最美微笑戰士」圖片(網站截圖)

流傳很廣的「最美微笑戰士」圖片(網站截圖)

「最美微笑戰士」這張圖片,地震後在網上流傳得很廣。臨近地震週年紀念日時,中共官方媒體以很大的篇幅報導、渲染了盛於峰退伍後尋找肖雅文、認她做乾女兒的消息。

《悉尼晨鋒報》的記者嘎納特說,坐在他身邊的肖雅文小朋友雖然活潑聰明,但在飛機上卻一點兒也不開心,因為她得穿著厚厚的、捂得她直出汗的羌族服裝,被綁在飛機座位上兩個多小時。

肖雅文的媽媽楊曉春對嘎納特說:「麻煩死了。我多次拒絕去,但他們一直要求我們去。」

楊曉春還說,她的女兒沒什麼特別的,那個「最美微笑戰士」也沒有什麼特別的。

她說:「我們在地震中沒有受傷。5月13號那天,士兵們幫助我們這些沒有受傷的倖存者穿過北川老城區。一個士兵抱起了她——那張照片看起來像是在營救,其實並不是。我真的沒有多少需要感謝他們的。」

《悉尼晨鋒報》的報導還說:「在關於解放軍的一長串傳奇故事中,常常可以看到英勇的士兵用他們的肉體與洪水、爆炸的油井搏鬥,用他們無私、甚至的奇蹟般的行為保衛著這個國家,並贏得了人民群眾的心。」

「盛於峰的不同之處在於,網民們對他的喜愛看起來像是真心的、自發的,但是,共產黨和解放軍的宣傳機器在地震發生以來的一年之中一直在加班加點的工作,以保證讓人民群眾知道,他們應該感謝誰。(Nevertheless, the party and PLA propaganda machines have been working overtime in the year since the earthquake to ensure the masses know who they should be thankful to.)

報導最後還說,在北川的地面上,現實並不是那麼輝煌。在地震剛剛發生的最關鍵的頭幾天,在真正需要救援的地方,很明顯的,並未見到解放軍的身影。(On the ground in Beichuan the reality was not so glorious. Soldiers were conspicuously absent from genuine rescue work in the early days that mattered.)

其實把目光聚焦到四川大地震週年的,不止是《悉尼晨鋒報》一家媒體。許許多多家澳洲媒體都從不同角度報導了地震週年過後,災區的現狀和依然存在的問題。總體的感覺是,澳洲媒體的報導與中共官方的報導在「調子」上有很大不同。

中共官方的報導,當然絕對的「一如既往」的煽情、宣傳黨的「偉光正」,而澳媒的報導,主要集中在一年後,災區的災民們的生活到底怎麼樣了,所以他們採訪了許多有名有姓的災民,報導他們真實的喜怒哀樂。

另外,中共當局對被「豆腐渣工程」壓死的學生的家長們的打壓、地震中死亡學生的真實數字、外國記者到災區採訪所受到的限制、騷擾,甚至是人身攻擊,以及官員在救災物資和錢財分配中的腐敗行為,等等,也是澳媒報導的重點。在澳媒記者們看來,地震一年過去了,那麼多無家可歸的人仍然住在臨時建築中,雖然海外及中國民間有那麼大筆的捐款,但每家人平均只拿到4000澳元,600多名地震孤兒,只有12名得到了領養,等等,中國人民的忍耐功夫,真的是出奇的好。

在報導外國記者到災區採訪遇到的騷擾時,澳洲媒體廣泛引用了中共四川省委宣傳部副部長侯雄飛的說法:「少數記者到災區不是去報導,而是去煽動。」

據說美國HBO頻道攝製組到災區採訪,向中共當局申領的採訪證件背後竟然寫著 「採訪時如遇突發事件或群體性事件,記者須馬上離開,不得出謀劃策。」

記者是幹什麼的?就是記錄、報導他所看到的一切的,越是突發事件、群體事件才越應該在場,中共卻讓他們遇到「突發事件或群體性事件」時馬上離開,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也可以這麼說,中共六十年統治地位的維持,全靠對媒體的全面掌控,媒體是黨的喉舌,一切都必須按黨定的調子辦,宣傳黨的偉光正。所有這些,在中共官員頭腦中,已經是理所當然的了,所以能夠看出來,他們完全不能適應西方媒體記者的工作方法和寫作方式,才給這些外國記者扣上一個曾扣在許多中國人頭上的「煽動鬧事」的大帽子。

可以看到的是,在信息控制越來越難的當今社會,中共的這一切,維持也真夠累的。 

2009年5月12日星期二

原載於:http://www.epochtimes.com/b5/9/5/12/n2524044.htm

《悉尼晨鋒報》網站關於肖雅文被迫成為 央視宣傳品的報導(網站截圖)

《悉尼晨鋒報》網站關於肖雅文被迫成為 央視宣傳品的報導(網站截圖)

曾近距離追隨毛 李敦白反省共產主義

曾近距離追隨毛 李敦白反省共產主義

有信仰與無信仰生命之區別——那個撕心裂肺的下午

有信仰與無信仰生命之區別——那個撕心裂肺的下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