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產主義黑皮書》:清洗知識界

《共產主義黑皮書》:清洗知識界

《共產主義黑皮書》第一部分 蘇聯的暴力、鎮壓和恐怖(24)

作者:尼古拉‧韋爾特(Nicolas Werth)

【大紀元2018年03月14日訊】(編者按:《共產主義黑皮書》依據原始檔案資料,系統地詳述了共產主義在世界各地製造的「罪行、恐怖和鎮壓」。本書1997年在法國首度出版後,震撼歐美,被譽為是對「一個世紀以來共產主義專制的真正里程碑式的總結」。大紀元和博大出版社獲得本書原著出版方簽約授權,翻譯和發行中文全譯本。大紀元網站率先連載,以饗讀者。文章標題為編者所加。)

新刑法典中制定的新刑罰之一是終生流放,而如果返回蘇聯,就會立即被槍決。早自1922年起,這種刑罰就作為一項長期放逐行動的一部分,被付諸實施。此行動影響了近200位被懷疑反對布爾什維克主義的知名知識分子。他們中有很多是參與反飢荒社會委員會的顯要人物。該委員會於當年7月27日遭到解散。

在1922年5月20日寫給捷爾任斯基的一封長信中,列寧制定了一項龐大的計劃,旨在「將曾經協助反革命的所有作家和教師流放國外……這項行動必須經過特別精心的籌劃。必須設立一個特別委員會。政治局所有成員都必須每週花2至3小時仔細檢查書籍和報刊……必須系統地收集關於教師和作家的政治歷史、工作和文學活動的信息」。

列寧用一個例子來進行引導:「例如,就《經濟學家》雜誌而言,它顯然是白軍活動的一個中心。第三期(注意:早在那時起!)的封面上列出了所有的通敵分子。我認為,他們都是驅逐的合理人選。他們都是已知的反革命分子和協約國的幫凶,並組成了協約國僕從、間諜、青年墮落者的網路。我們必須採取行動,系統和有組織地將他們捉拿歸案和囚禁起來,並流放國外。」

5月22日,政治局設立了一個特別委員會, 特別包括加米涅夫、庫爾斯基、溫施利希特和瓦西里‧曼採夫(Vasily Mantsev)(後兩位是捷爾任斯基的兩名助手),負責收集要逮捕和驅逐的知識分子的信息。最先以這種方式被放逐的是反飢荒社會委員會的兩名主要領導人:謝爾蓋‧普羅科多維奇(Sergei Prokopovich)和葉卡捷琳娜‧庫斯科娃(Ekaterina Kuskova)。首批的160位著名知識分子、哲學家、作家、歷史學家和大學教授,於8月16日和17日被捕,之後在9月被放逐。此名單上的一些名字,當時已經或很快將具有國際知名度:尼古拉‧別爾佳耶夫(Nikolai Berdyaev)、謝爾蓋‧布爾加科夫(Sergei Bulgakov)、謝苗‧弗蘭克(Semyon Frank)、尼古拉‧洛斯基(Nikolai Loski)、列夫‧卡爾薩溫(Lev Karsavin)、費奧多爾‧斯捷普恩(Fyodor Stepun)、謝爾蓋‧特魯別茨科伊(Sergei Trubetskoi)、亞歷山大‧伊斯戈耶夫(Aleksandr Isgoev)、米哈伊爾‧奧索金(Mikhail Ossorgin)、亞歷山大‧基塞韋特(Aleksandr Kiesewetter)。每個人都被迫簽署一份文件,聲明自己了解,若返回蘇聯,將立即被槍決。每人只准帶一件冬季外套和一件夏季外套、一套西裝和換洗衣物、兩件襯衫、兩件睡衣、兩雙襪子、兩套內衣,以及20美元的外幣。

與這些放逐同步,祕密警察也在繼續執行其收集信息的政策,針對的是所有第二級知識分子。這些人都受到懷疑。根據1922年8月10日頒布的法令,他們被行政流放到俄國邊遠地區,或被關押在集中營裡。9月5日,捷爾任斯基寫信給其助手溫施利希特:「溫施利希特同志!關於保存的知識界檔案,該系統相當不成熟。自[雅科夫]阿格羅諾夫(Agronov)離開後,我們似乎已無人能夠對該系統進行妥善梳理。札拉耶斯基(Zaraysky)還太年輕。在我看來,如果我們真要取得任何進展的話,緬任斯基(Menzhinsky)就必須接管工作……至關重要的是制定一項能定期完成和更新的明確計劃。知識分子必須分為幾個類別和子類別:1. 作家;2. 記者和政治家;3. 經濟學家:這裡分成子類別很重要:(a)金融家,(b)能源部門的工人,(c)運輸專家,(d)商人,(e)有合作社經驗的人等等。4. 技術專家:這裡分成子類別也是必要的:(a)工程師,(b)農學家,(c)醫生等等。5. 大學講師及其助手等。

「關於所有這些人的信息必須送交特定部門,並由負責知識界的主要部門進行匯總。每個知識分子都必須有自己的檔案……我們必須明白,此部門的目標不僅僅是驅逐或逮捕一些人,更是對關於知識分子的普遍政治事務和政策做出貢獻。他們必須受到控制、嚴密監視和區別對待。對那些願意支持蘇維埃政權並用言行予以證明的人,應當考慮提拔。」

幾天後,列寧發給斯大林一份長篇備忘錄,在其中一再發狂地詳述對俄國所有的社會主義者、知識分子和自由派進行「決定性清除」的問題:「關於驅逐孟什維克、民粹社會主義者、軍校學員等的問題,我想在這裡提出一些疑問。這個問題是我不在時提出來的,還未得到徹底處理。是否已作出決定剷除所有受歡迎的社會主義者?像[安德烈]佩赫克赫諾夫、[亞歷山大]米亞科京、[A.G.]戈爾尼費爾德、[N.]彼得里謝夫這一類人?我認為,流放他們的時候到了。他們比社會革命黨人更具危險性,因為他們更狡猾。我們也可以這樣談及[亞歷山大]波特列索夫、[亞歷山大]伊斯戈耶夫,以及《經濟學家》雜誌的其餘人員,諸如奧澤羅夫和其他幾位。同樣情況也適用於孟什維克,諸如[瓦西里]羅扎諾夫(一名醫生,不可信任)、維杜琴科(米古洛或者類似名字)、柳博芙‧尼古拉耶芙娜‧拉琴科和她年輕的女兒(她們似乎是布爾什維克主義兩個最大的敵人),以及N‧A‧羅日科夫(必須被流放,真的是不可救藥了)……曼採夫─梅辛委員會必須擬定名單,這些人中的數百人應立即被驅逐。我們有責任一勞永逸地把俄國清理乾淨……彼得格勒作家與思想家之屋的所有作者也必須走。哈爾科夫市必須被徹底搜查。我們目前完全不了解那裡正在發生的事情。它倒不如在外國。該市需要盡快進行一次徹底的清洗,剛好在審判了所有的社會革命黨人之後。對彼得格勒所有那些作者和作家要採取些行動(你可以在《新俄羅斯思想》1922年第4期第37頁找到他們所有人的地址),對小出版社的所有編輯(其姓名和地址在第29頁)也是。這就是最重要的事情。」#

譯者:言純均,責任編輯:張憲義

轉載自:http://www.epochtimes.com/b5/18/3/4/n10189823.htm

Andrew Jackson 傑克森民主之父

Andrew Jackson 傑克森民主之父

神韻紐約五場圓滿落幕 溫暖觀眾心

神韻紐約五場圓滿落幕 溫暖觀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