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產主義黑皮書》:知識界的反飢荒行動

《共產主義黑皮書》:知識界的反飢荒行動

《共產主義黑皮書》第一部分 蘇聯的暴力、鎮壓和恐怖(21)

作者:尼古拉‧韋爾特(Nicolas Werth)

【大紀元2018年03月07日訊】(編者按:《共產主義黑皮書》依據原始檔案資料,系統地詳述了共產主義在世界各地製造的「罪行、恐怖和鎮壓」。本書1997年在法國首度出版後,震撼歐美,被譽為是對「一個世紀以來共產主義專制的真正里程碑式的總結」。大紀元和博大出版社獲得本書原著出版方簽約授權,翻譯和發行中文全譯本。大紀元網站率先連載,以饗讀者。文章標題為編者所加。)

當局似乎在奉行不惜一切代價以飢餓迫使農民屈服的政策。面對當局的這種態度,較開明的知識分子開始作出反應。1921年6月,農學家、經濟學家和莫斯科農業協會的大學講師們成立了一個反飢荒社會委員會。在首批成員中,有傑出的經濟學家尼古拉.康德拉季耶夫(Nikolai Kondratyev)、曾任臨時政府食品部長的謝爾蓋.普羅科波維奇(Sergei Prokopovich)、馬克西姆.高爾基的密友──記者葉卡捷琳娜.庫斯柯娃(Ekaterina Kuskova),以及眾多作家、醫生和農學家。7月中旬,在高爾基(其在黨的領導人中極有影響力)的幫助下,該委員會的一個代表團在列寧拒絕會見之後,得到了列夫.加米涅夫(Lev Kamenev)的接見。在這次接見後,列寧仍然不信任他所謂的其他某些布爾什維克領導人過度情緒化的反應。他向政治局的同事們發了以下短信:「庫斯柯娃這個女人千萬不能造成任何傷害……我們將使用她的名字和簽名,以及支持她和她那類人之中的一兩輛馬車。只是如此而已。」

最終,委員會成員們使黨的一些領導人確信他們是有用的。作為國際傑出的科學家和作家,他們聞名海外,其中很多人都曾積極參與援助1891年飢荒的受害者。而且,他們與全世界其他知識分子有大量接觸,如果訴求成功的話,他們似乎就是食物到達預定目的地的保證。只要授予援助飢餓者委員會某種官方地位,他們就準備允許自己的名字被使用。

1921年7月21日,布爾什維克政府不情願地把該委員會合法化,將其命名為「全俄援助挨餓者委員會」。它被立即授予紅十字會會徽,並被允許在俄國國內外收集食品、藥品和動物飼料,將其分給窮人。該委員會獲准使用任何必要的運輸工具來分發食物、設立流動廚房以及地方和區域委員會、「自由地與國外指定組織溝通」,甚至「討論地方或中央當局採取的、在該委員會看來與反飢荒鬥爭問題有關的措施」。在蘇維埃政權的歷史上,沒有其它任何組織在其它任何時刻被授予這樣的特權。政府的讓步,是正式(雖然有點打折扣)推行新經濟政策四個月後,該國面臨的災難程度之體現。

全俄援助挨餓者委員會的首波行動之一,就是與東正教教會負責人吉洪牧首(Patriarch Tikhon)建立聯繫。他立即設立了一個全俄教會援助飢餓者委員會。1921年7月7日,這位牧首讓人在所有教堂裡宣讀一封信:「爛肉會高興地被飢餓的人吃掉,但現在就連這個都不可能找到。無論到哪裡,聽到的都是哭喊和呻吟聲。人們甚至轉向吃人的念頭……向你們的兄弟姐妹們伸出援手吧!在弟兄們同意的情況下,你們可以使用無神聖價值的教堂珍品,諸如戒指、鏈子、手鐲、飾有圖標的裝飾品和其它物品,來幫助飢餓的人。」

得到教會的協助後,全俄援助挨餓者委員會聯繫了各種國際組織,包括紅十字會、貴格會(Quakers)和由赫伯特.胡佛(Herbert Hoover)掌管的美國救濟協會(ARA),這些組織都作出了積極的回應。 儘管如此,該委員會與政權之間的合作也只持續了五個星期。1921年8月27日,政府與ARA一名代表簽署一項協議6天後,該委員會就被解散。對列寧來說,既然美國人正在發送首批食品貨物,該委員會已經起到了自己的作用:「庫斯柯娃的名字和簽名」已經發揮了所需的作用角色,那就足夠了。列寧在宣布這一決定時寫道:「我建議立即解散這個委員會……普羅科波維奇將因煽動性行為被捕,入獄三個月……其他委員會成員將被立即從莫斯科流放,送到不同地區的主要城市,如可能的話,切斷包括鐵路在內的一切通訊手段,並受到嚴密監視。明天,我們將發布一份簡短的政府公報說,委員會已被解散了,因為它拒絕工作。指示所有報紙開始侮辱這些人,並對他們大加譴責,指控他們是白軍的祕密支持者和資產階級不切實際的慈善家。與其說他們熱衷於在國內幫忙,不如說他們熱衷於出國旅遊。一般來說,要讓他們看起來很可笑並嘲笑他們,在接下來的兩個月裡至少每週一次。」

按照這封信的指示,媒體向曾在委員會任職的60位著名知識分子發動了凶猛攻擊。單單這些文章的標題就顯示了這場誹謗運動的口才:「你不應該玩弄飢餓」(《真理報》,1921年8月30日);「飢餓投機分子」(《共產主義勞動報》,1921年8月31日);「援助……反革命的委員會」(《消息報》)1921年8月30日)。當有人試圖替被逮捕和放逐的委員會成員說情時,捷爾任斯基在契卡的助手之一溫施利希特(Josif Unshlikht)宣稱:「你說委員會並沒做錯什麼。這有可能。但它已成為社會上的一個聚集點,我們對此無法容忍。如果你把一粒種子放在水中,它很快就開始生根。這個委員會當時正開始在全社會散布它的根,破壞集體……我們別無選擇,只能將它連根拔除並粉碎它。」

為取代這個委員會,政府設立了幫助飢餓者中央委員會。這是一個行動遲緩的官僚組織,由來自各人民委員部的文職人員組成。人民委員部以低效和腐敗為特徵。在1922年夏飢荒最嚴重之際,近3千萬人挨餓時,中央委員會確保了對約300萬人的不穩定供應,而紅十字會、貴格會和ARA每天向約1100萬人供給食品。儘管開展了大規模的國際救濟工作,但在1921年和1922年,2900萬名受影響的俄國人中,仍有至少500萬人死於飢餓。#(待續)

譯者:言純均  責任編輯:張憲義

轉載自:http://www.epochtimes.com/b5/18/3/4/n10189805.htm

 

澳洲總理陸克文的中國政策

澳洲總理陸克文的中國政策

 三退⼤潮是整個⼈類的希望

三退⼤潮是整個⼈類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