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滅亡是天意

中共滅亡是天意

點擊收聽:

3月12日星期六下午,在澳大利亞悉尼由大紀元時報主辦的退黨現象座談會上,20萬字的自傳體紀實小說也是中共鎮壓法輪功後第一本揭露勞教所迫害及轉化黑幕的紀實文學《靜水流深》一書的作者曾錚女士談了她對大紀元社論<<九評共產黨>>引發當今海內外退黨浪潮的一些感想。曾錚是原北京大學理學碩士,曾任職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因修煉法輪功被勞教一年。曾錚的《靜水流深》其英文版Witnessing History也由著名小說《魔戒》的原始出版者、悉尼最大的獨立出版社Allen & Unwin在今年3月出版發行。下面請您收聽曾錚女士在座談會上的發言 

前幾天我和一個朋友交談,我問他;「你是黨員嗎?」他說不是,沒入過黨。我說,那太好了。我和他談到《九評共產黨》,他當時對我說:「如果哪天共產黨垮台,我放鞭炮放得比你還響。我早就盼著它垮台了。但是,我覺得情況沒有你們想得那樣樂觀,起碼還得等十年以上。」他認為十年在歷史長河中也是很短的,一眨眼就過去了。他認為中國的經濟現在增長得很快,在全世界都排在前面。有這樣的經濟在支撐,所以雖然共產黨幹了這麼多壞事,也不會那麼快就垮台。但他隨後又加了一句:「除非是天意。」我當時就對他說:「確實是天意。」從人類的歷史來看,每一朝每一代的滅亡其實都不是人造成的,都是天意。這對我來說是一個很長的認識過程,到今年有七、八年了,是我用自己的理智和生命認知事物,對於人個體的生命和對於人類整體社會很多現象重新思考的結果。

最近我的一本書的英文版剛出版,書名叫《Witnessing history》,寫的是我個人97年在大陸開始修煉法輪功以後,三進拘留所,一進勞教所的經歷。前不久,我看到三月份的《澳大利亞書評》上有Monash 大學的一個honorable researcher(榮譽研究員)發表的一篇書評。我在墨爾本的時候他認識我。他寫道;「我認識曾錚,在我印象中她是一個很溫文爾雅的人。但是在我看了她的那些經歷時,我不斷地在心裡問她:你為什麼不放棄算了?你為什麼總是要把自己和法輪功聯繫在一起,去承受那麼可怕的事情呢?」在他看到我經歷過那麼殘酷、那麼可怕、超出他想像之外的事情之後,他想起他見過我,和我有過短暫的交談,他說他完全不能理解。

說實話,如果是在修煉法輪功之前,我也不會理解今天自己怎麼會產生這麼大的變化。我的那本書中文有20萬字,其實在我自己看來,前面的都可以忽略,最重要的是在後記里。我寫了兩點:「我還有什麼要說」。第一點是,經過這麼多年,為什麼我能夠堅持下來。在剛開始鎮壓法輪功的時候,我是在國內,我真的感覺到烏雲壓頂,天和地都倒過來了。在厲害的時候,覺得連喘氣都困難,真是有這種切身感覺。但是我也有那樣的狀態,那就是覺得自己能夠蔑視世界上所有的軍隊和警察,雖然只有這樣弱小的身軀,但是我真的蔑視世上所有的苦厄,我能做到這一點。而實際上我原來的性格是非常軟弱的,別人吐口唾沫就會把我淹死。我從來不敢和任何人發生意志上的對抗,和別人還沒吵架渾身就開始發抖了,不能張口。

另一點就是中國人講的天人合一。我談得很簡單,但那是我通過自己這麼多年來用生命去思考、去體驗、去證實,用生命做出的結論,我希望和大家分享。微觀世界是非常有序的世界,金的原子排列和銀、銅、鐵的原子排列不一樣,改變以後就是另一種東西了。而宏觀的世界也是非常有規律的。所有的星球都按照自己的既定軌道在運行,我們能算出某一顆彗星什麼時候能回到太陽系,什麼時候我們能觀察到哪一顆星星。那麼為什麼惟獨人類這個層次看上去很亂呢?今天不知道明天會發生什麼,自己有很多不確定的事情,社會的走向也好像不確定。我想和大家分享的是,其實中國人說的天人合一是有道理的。所有宏觀的粒子都是由更微觀粒子組成的。所以我們通過修煉,用自己的生命(其實人的身體結構是這個時間最完善的,世界上最高級的儀器都超不過它)真正想去驗證、感知一些事情的時候,真的能夠走一個捷徑,發現最高的宇宙的規律。通過自己這麼多年的經歷,我最大的發現就是:人類社會實際上是由更高層的生命在安排、控制的——當然高層的生命也有正的,有負的——所以什麼事情在人間發生,雖然我們人不知道,但歸根到底都是天意。

再回到我們的主題來,為什麼我們非常有信心共產黨很快要垮台呢?這也是一個天意。我想,其實這個問題不用多講,《九評共產黨》已經說得很明白了。把共產黨這麼多年乾的事情一一羅列出來,稍微有一點人性的人都會說:幹了這麼多壞事它如果還不滅,那真是沒天理了。在世間,幹了這麼多壞事,殺了這麼多人,毫無道理地迫害了幾千萬中國同胞,這麼邪惡的一個團體、一個黨,說邪教也好,邪靈也好,它再不滅就沒道理了。

那麼這和我們退黨有什麼關係呢?因為這個宇宙中還有個理:人腦中想的什麼就是什麼。不是說做了好事就是好人,做了壞事就一定是壞人。而是看人腦中想的是什麼。有的人表面上偽裝的很好,一腦子想的都是壞事,那麼按照宇宙的理來衡量,他還是壞人。既然天已經定了要滅這個黨,早滅遲滅都只是時間問題,遲早是要走這一步的。退黨對每個人來說,對於每個由於各種各樣的原因加入共產黨的人來說就是很重要的。我自己也曾經是共產黨員,而且我是在大學三年級就入了黨,是我們班的第一個,也是「唯二」的黨員(我們班一共只有兩個黨員)。為什麼退黨很重要呢?因為有這樣的理在定著:天要滅它,它在世間總有一些實相的代表,那些最堅定的,最邪惡的,被操縱幹了很多壞事的人,堅定頑固跟著它要走到底這些人,可能到今天就被視為是它的一份子。所以在這個時候還不退出來,對一個生命來說就是很危險的。

大紀元網站上有很多文章說了,人類流傳了這麼長時間的預言,象《聖經·啟示錄》里關於獸的印記,很多東方的宗教里、民間的傳說、預言,其實都指向了今天。所以,我覺得我們今天處在一個非常重要的歷史時刻,這個時刻不只是對於人類很重要,對於比人類社會更大的一個空間層次都是非常重要的一個歷史時期。在這個時期,作為我來說,就像剛才在來的路上開的玩笑:在今天這麼熱的天,到這麼難找的地方來是為什麼?我是覺得,在那一天真正到來之前,讓更多的人清醒,一是能加速那天的到來,一是能救更多的人。對我來說,經過了這麼長的時間,在這個世間能得到什麼,我已經不是很在乎了。但是,有很多人沒有意識到這一點,我挺著急的。因為這麼大的宇宙,這麼大的事情,他不會去等一兩個人。那一天來了就是來了,大淘汰開始就是開始了。歷史上其實有很多記載,僅僅是共產黨統治大陸以後,搞得人不信神,失去了和神的聯繫。回顧人類的歷史,幾千年里,各個民族都是信神的。每個民族在這個世界上生存可能都有他們最終的目的。有神在管他們,《聖經》里說有神在什麼時候會回來救人。什麼時候會回來,什麼情況下會回來,有各種記載。

所以說,今天就到了一個很重要的時刻。因為這麼大的事情已經出現了,法輪功能夠在七年內洪傳到那麼廣的範圍,在中國國內,在世界上已經是一個非常大的社會現象了。可以說中國政府這幾年很多事情都押在了法輪功上。法輪功已經引起了這麼大的反響,而從《九評共產黨》發表到今天有20多萬人退黨,已經形成了一個社會潮流。在這個時候,我們有的人能夠往前看,有的人卻還在其中,還沒有十分明白。但我覺得在這已經成為一個歷史潮流,一個趨勢的時候,這是值得我們每個人反省的。說實話,為什麼神一定要救人呢?耶穌說,人都是有罪的。神救人其實是看人的一念:你敬不敬神,信不信神。我認為《大紀元》是一個很負責任的媒體,登出這樣鄭重的聲明,甚至為了考慮到中國大陸人士的安全,用筆名,化名退黨都可以。神看什麼?神看人心。神告訴了你這個,而且保證了你的安全,你不會有任何損失。在這種情況下,如果你還去賭一把:我就不信這個……我想大家都不要用自己的生命去開這個玩笑。

原載於:http://www.soundofhope.org/b5/2005/03/14/n217705.html

A Typical Afternoon in a Sydney Park 閒適午後

A Typical Afternoon in a Sydney Park 閒適午後

Michelangelo The Last Judgment 米開郞基羅「末日審判」手稿及爭議

Michelangelo The Last Judgment 米開郞基羅「末日審判」手稿及爭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