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醫學專家:中國的器官移植與「按需殺人」

國際醫學專家:中國的器官移植與「按需殺人」

2012年3月13日,曾被評為科技界最有影響力的十大人物之一的國際知名專家、美國賓夕法利亞大學生物倫理學(Bioethics)中心主任卡普蘭(Arthur Caplan)教授在美國費城醫學院(The College of Physicians of Philadelphia)發表了「使用囚犯遺體做器官來源的道德倫理問題(The Ethics of Using Prisoners as Sources of Cadaver Organs)」的學術演講,並重點談到了中國境內非法使用囚犯器官,以及「為需求而殺人」的活摘器官的驚人罪行的普遍性。本片是卡普蘭教授此次演講節選(小标题是记者所加)。

點擊收看:

一、遺體捐獻體系的缺失與巨大的國內國際需求

中國。中國一年有5000多例死刑,這是推測出的最接近的數字。中國還有另外一個問題,它沒有一個遺體捐獻系統,主要是文化原因。
不管原因是什麼,不管這些原因有沒有道理,或能不能被克服,事實是,中國沒有任何遺體捐獻體系。
但是,中國的器官需求卻非常巨大。不管你信不信,有人估計,中國有一百萬人等著做器官移植。
中國也有一個巨大的器官移植旅遊市場,中國的醫院在網上到處做廣告說,到中國來吧,我們可以在幾週內就給你做肝移植,如果你肯出大價錢的話。

二、按需殺人(Killing on Demand)

中國官方發布統計數據,說他們在過去十年做了兩萬多起肝移植,他們還說其中有1475個肝來自活體捐獻者。中國沒有遺體捐獻系統,那1475個活體捐獻者是誰呢?我們只能得出這樣的結論,這些肝來自於被殺的囚犯。被殺囚犯是唯一可能的來源。
中國也不徵求囚犯的同意。殺死囚犯的時間根據器官移植的需要來安排,特別是對器官移植旅遊者,如果你到中國去,要在你停留的三週內完成肝移植手術,這就意味著得安排殺掉一個人,要通過血液和組織配型來找到一個合適的器官供體,然後在你離開之前殺掉他們。
如果你只是乾等有人在監獄裡死去,你不可能在三週內就等到一個肝,而且這個肝還要配得上你的血型和體質。你只能去找到合適的供體,然後在器官移植遊客還在時把他們殺掉。
這就是根據需求來殺人。
我之前講過,中國改變了執行死刑的方式。所以,作為囚犯,你被槍斃了,在此之前已經查過你的血型和組織類型,然後當場就把器官取走了。
 
三、軍醫是按需殺人的主要殺手

這一切能夠實現,是因為都是由部隊來做的,這是監獄。在中國,部隊管理著監獄,他們不在乎看著器官被摘走,器官的摘取往往是由軍醫來做。由於部隊管理著監獄系統,他們有醫學工具和技能來完成這種事,所以他們能做成在美國永遠也不會發生的事情。

四、罪行應在3-5分鐘之內就停止

最近,中共衛生部副部長承認他們確實使用了囚犯的器官。之前他們一直不承認,說:“你怎麼知道?你怎麼知道?”幾天之前,他出來承認了。
中共衛生部副部長還說,他們有個計劃,說他們要建立一個遺體捐獻系統,就是像我們美國這種系統一樣,有器官捐獻卡,這樣他們能提高公眾的信任度,建立中國的器官移植系統。他說,器官短缺是中國器官移植的瓶頸,因為他們沒有公民遺體自願捐獻的系統,死刑犯成了中國器官移植的的主要器官來源。他們自己承認了,所以我們知道他們在做什麼。
中共計劃建立一個器官捐獻體系,來適應中國的國情,可能是要克服文化障礙,鼓勵遺體捐獻。他還說,目前依靠死刑犯獲取器官的狀況要在3-5年內改變。我以為,這種從死刑犯身上取得器官的系統應該在3-5分鐘內就改變。
 不能再等五年,才結束這種為器官移植遊客按需殺人的行徑。為什麼呢?

五、無辜之人被殺害

因為在中國,有時候人們是因為犯了罪才被關進監獄的,但有時候卻是由於政治或精神信仰的原因被關押,比如法輪功學員。有時候因為他們是西藏人,或其他想取得獨立自由的人。
在中國,能夠招致死刑的原因非常多,而這些原因是許多人權組織所不能認可的。
所以當談到處死囚犯時,他們可能是政治異見者、精神信仰異見者、 輕度違法者, 或完全不該治罪者。
我們不是在談每年因真正犯了重罪而被處死的5000人,很多“按需被殺”的人根本就不該進監獄。所以 中共這種制度真是令人作嘔。

六、我們時代最大的悲劇

我今晚想說,我們時代最大的悲劇之一,是缺乏對這種喪盡天良的罪行的譴責。這種狀態在中國年復一年的持續著,沒有人站出來譴責。
為盜取器官而殺人, 不經受害人許可,有些人根本就不該被關,卻被野蠻殘酷的關押。這是器官移植界最令人髮指的罪行。
然而,來自中國的關於器官移植的文章仍在醫學雜誌上發表,從中國來的人仍在國際會議上談論器官移植的成果,我參加過幾次這樣的會議,國際製藥公司仍然在讚助中國境內的器官移植的藥物研究……
這該死的一切到底是怎麼啦?
醫學院的醫師們不應該譴責這種罪行嗎?美國醫學協會不應該說這是錯的嗎?

七、醫學權威雜誌抵制按需殺人後取得的「科研成果」

去年我提出在《柳葉刀》(Lancet)雜誌抵制來自中國或其他任何按需殺人的國家的文章,一些其他醫學雜誌也參與了這種抵制行為,包括《美國器官移植雜誌》(American Journal of Transplant)、《美國生物倫理學雜誌》(American Journal of Bioethics)、《移植進展雜誌》(Transplantation Proceedings)、《臨床研究》(Journal of Clinical Investigation)等。

八、殺人仍在進行  五年太久了

但是醫學界和科學界的其它重要雜誌卻保持沉默。我知道爲什麼。人們不想得罪中共,不想現在面對中共政府。 出於多種原因上, 我們想鼓勵中國進入國際社會,而不是因它涉及人權犯罪 就趕它出去。但他們確實在犯罪。
要五年以後才在中國建立遺體捐獻制度, 在這種野蠻殘暴的為獲取器官而殺人的行為仍然在中國存在的情況下,五年的時間太長了吧。

新唐人記者曾錚費城報導
 

Michelangelo Studies for a Crucifixion 米開郞基羅耶穌受難圖手稿

Michelangelo Studies for a Crucifixion 米開郞基羅耶穌受難圖手稿

《共產主義黑皮書》:「去哥薩克化」

《共產主義黑皮書》:「去哥薩克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