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Travel Journal: Australia, the Blessed Land (4) 圖片遊記:澳洲 被提前發現的福地(4)

Photo Travel Journal: Australia, the Blessed Land (4) 圖片遊記:澳洲 被提前發現的福地(4)

Once I heard that the land of Australia was meant to be kept for human beings in the future, but was discovered in advance. I also heard that many years later, the desert in central Australia will be turned into oasis…

聽說,澳洲這片大陸,本來是留給未來的人類的,卻被提前發現了;又聽說,若干年後,澳洲中部的大沙漠,都會變成綠洲……

609150437181676.jpg
609150437271676.jpg

曾有過開車往返於悉尼和墨爾本之間的經歷。這兩個全澳最大的城市相距約900公里,一路都很平坦。公路最高限速為110 公里。若有兩個人輪換開,12個小時左右能到,不算太辛苦。在大陸時曾聽說美國是駕車的天堂(那時油價還沒漲吧?),到了澳洲後,覺得澳洲也是開車的天堂。別的不說,至少從不堵車(有事故時除外)。

在澳洲這塊廣袤的大地上,不開車出遠門馳騁一番,未免辜負大好河山。這兩張圖片即攝於悉尼至墨爾本的路上。

不出城市,不知有此美景!成片的油菜花,只於兒時在四川見過,都快成依稀的夢境了。但四川的油菜花,一定是一小片一小片的,與同樣是一小片一小片的蔥綠小麥地間雜排布,嫩黃的油菜花借了小麥的青翠,顯得分外柔媚。澳洲的油菜花則在藍天陽光下一望無際地燦爛,好不遼闊奢侈大氣也!怪不得澳洲《國歌》驕傲地宣稱:「對遠涉重洋而來的人們/我們有的是地方與你們分享!(註:曾錚版亂譯本,原文為”For those who’ve come across the seas/We’ve boundless plains to share” 。)

遠看菜花地,就是這種感覺的。

遠看菜花地,就是這種感覺的。

609150437441676.jpg

澳大利亞被稱為「騎在羊背上的國家」,1990年時人均擁有9頭羊,現在也還有4頭多,總之是羊比人多就是了。所以這樣的牧場風光,在悉尼至墨爾本的沿途隨處可見。畜牧業、礦業以及旅遊業,都是澳洲的支柱產業吧?為甚麼稱福地呢?就是因為這些條件都是天賜的。不過,澳洲人也沒有停留在靠天吃飯的階段,近年來,教育業、高科技業、各種服務業,特別是金融業在國民經濟中所佔的比重正越來越大,悉尼已成為亞太地區最重要的金融中心之一,股市規模是除日本以外最大的。

大學時期讀到三毛的《相思農場》,幾乎也要像她一樣為那些「牛房豬舍」、「果樹蔬菜」發狂,但到底還知道那只是癡人說夢。

大學時期讀到三毛的《相思農場》,幾乎也要像她一樣為那些「牛房豬舍」、「果樹蔬菜」發狂,但到底還知道那只是癡人說夢。

到了澳洲,遇到的第一個室友居然就曾經營過農場,還很大!據說在離墨爾本城區90公里的地方。

到了澳洲,遇到的第一個室友居然就曾經營過農場,還很大!據說在離墨爾本城區90公里的地方。

609150443211676.jpg

在澳洲,才真正體驗到甚麼叫「全民所有」,比如房子或土地,每一座,每一塊,都是屬於張三、李四或王五這些具體的人的,張三、李四、王五等等這些人加起來,就構成了「全民」,他們可是真正擁有這房、這地、這農場,或這礦山啊!而大陸的所謂「全民所有」,結果卻是誰也沒有。

這個攝於十月初,算是澳洲的春天。

這個攝於十月初,算是澳洲的春天。

這個攝於十月初,算是澳洲的春天。

這個攝於十月初,算是澳洲的春天。

記得以前在北京,每年的春天第一次見到任何春花綻放時,都不免有「驚為天人」之感;而在澳洲,花兒似乎一年四季都在開放,慢慢地就有些「身在福中不知福」起來。

記得以前在北京,每年的春天第一次見到任何春花綻放時,都不免有「驚為天人」之感;而在澳洲,花兒似乎一年四季都在開放,慢慢地就有些「身在福中不知福」起來。

以北京的標準算起來,澳洲根本沒有冬天,因為氣溫從來達不到讓百花肅殺的程度。在悉尼,穿一件最薄的化纖類毛衣,或稍厚點的夾克衫,基本就可過冬了。

以北京的標準算起來,澳洲根本沒有冬天,因為氣溫從來達不到讓百花肅殺的程度。在悉尼,穿一件最薄的化纖類毛衣,或稍厚點的夾克衫,基本就可過冬了。

這是墨爾本郊區一所普通的民宅。不但樹上是花,連地上的草地也開滿了小花。每日進進出出於花兒的包圍之中,這才叫艷福不淺。

這是墨爾本郊區一所普通的民宅。不但樹上是花,連地上的草地也開滿了小花。每日進進出出於花兒的包圍之中,這才叫艷福不淺。

澳大利亞的狗兒們也很有福氣。

澳大利亞的狗兒們也很有福氣。

這似乎是桃花。

這似乎是桃花。

真是「花有百樣紅」啊!

真是「花有百樣紅」啊!

夕陽下的鄉間小屋

夕陽下的鄉間小屋

609150450441676.jpg

這張本沒甚麼特別,拍下它,只因為我的一個遠房親戚剛剛買下的一塊地就在其中。親戚到澳洲的時間不足十年,勤奮的工作再加上房地產市場的機會,已經使他成為「地主」了。除了已擁有兩三處房產外,還買了這塊地。他滿心喜悅地帶我去看,但還沒有想好,是在上面蓋個養老院好,還是建個度假酒店好。

這個,是墨爾本著名旅遊區「大洋路」的「十二門徒」景區了。從市區出發,有260多公里的綿延山路,到達時已是午後了。陽光很強,逆光拍過去,卻成就了這種剪影效果。

這個,是墨爾本著名旅遊區「大洋路」的「十二門徒」景區了。從市區出發,有260多公里的綿延山路,到達時已是午後了。陽光很強,逆光拍過去,卻成就了這種剪影效果。

609150452321676.jpg

其實很早就聽說「十二門徒」,也就是這些矗立在海邊的巨岩,但一直無緣去。有一天忽然聽到「十二門徒」又倒掉一個時,心不自覺地向下一沉,說不出地悵然。有人說,地上的石頭與天上的神是對應的,如果真是這樣,「十二門徒」倒掉一個,意味著甚麼?「斗轉星移」的宇宙空間所發生的事情,對應在人間是甚麼?是生命,是很多很多的生命嗎?

609150453281676.jpg

最前面那座,應該就是倒掉的門徒。如今十二門徒中,只有八個「健在」了。

大洋路景區的魅力之一,就在於它天氣的不斷變幻所帶來的神秘莫測之感,特別是那陰晴不定的雲霧。

大洋路景區的魅力之一,就在於它天氣的不斷變幻所帶來的神秘莫測之感,特別是那陰晴不定的雲霧。

609150452151676.jpg

站在一望無際的大洋邊上看海浪層層湧來,拍打著千年矗立的「門徒」,心中空空的,有些落寞。「天父再來」時,它們還認得出自己的主嗎?

在不斷變幻的光線中,終於也捕捉到輝煌的時刻。

在不斷變幻的光線中,終於也捕捉到輝煌的時刻。

烈烈海風中,春花依然靜靜地溫柔。

烈烈海風中,春花依然靜靜地溫柔。

大洋路旁的原野

大洋路旁的原野

原野之二

原野之二

從「十二門徒」回來的路上,經一名西人導遊指點,抄了一條近道回墨爾本,不曾想有許多驚奇的發現,比如,這樣的牧場。那一片明淨的水溏,據說是給牛羊們貯的飲用水。

從「十二門徒」回來的路上,經一名西人導遊指點,抄了一條近道回墨爾本,不曾想有許多驚奇的發現,比如,這樣的牧場。那一片明淨的水溏,據說是給牛羊們貯的飲用水。

原野‧色彩

原野‧色彩

夕陽‧牧場

夕陽‧牧場

夕陽‧牧場之二

夕陽‧牧場之二

609150456321676.jpg

汽車經過這裡,發現一群花奶牛在靜靜地吃草,早年的「相思農場」病後遺症立刻發作,於是要求司機停車,急急跳下來拍了這張。

還有這張。

還有這張。

相思農場之三

相思農場之三

其實風車只是發電的實用之物,但放在鏡頭之下,就算是三毛復活,也得再被醉死。

其實風車只是發電的實用之物,但放在鏡頭之下,就算是三毛復活,也得再被醉死。

到了這時,已經在與光線賽跑了。太陽將落,就讓我的 圖片遊記 也定格於這樹與農舍的剪影之中吧!

到了這時,已經在與光線賽跑了。太陽將落,就讓我的圖片遊記也定格於這樹與農舍的剪影之中吧!

A Qing Dynasty Princess 清朝格格

A Qing Dynasty Princess 清朝格格

Sunset

Suns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