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不會「餓死」的Goulburn地主以及……

永不會「餓死」的Goulburn地主以及……

——遊澳洲最老內陸城Goulburn(三)(下)

文:曾錚 圖:吳坎、李希哲

從坦柏林學校出來,我們來到一個離Goulburn城區大約半小時車程的農場。「餓死」告訴我們,到了Goulburn,一定要去看看這樣的以養羊為主的農場,要知道,Goulburn的另一個最有名的標誌,就是一隻高達15米的世界上最大的水泥羊!這只羊的英文名字,叫做Big Merino。

彼得是個很典型的澳洲農場主人,從父母手中繼承了一個30平方公里大農場。農場用籬笆分成一片一片的,用來養羊,光籬笆就有400公里長,這些籬笆過一段時間就需要整修,彼得說,通常他每年換8公里的籬笆,所以要把所有的籬笆換完,得50年的功夫呢!

彼得原來養著一萬三千頭羊,這幾年乾旱,只剩下九千多隻了。農場的主要收入是賣羊毛,一頭羊每年可以剪一次羊毛。彼得的羊毛主要都出口到中國。

彼得將我們帶到他剪羊毛的地方,指著排成一排排的已包裝好的羊毛介紹說:「澳大利亞的大部份羊毛都用來出口,2/3或60-68%的部份都出口到中國,中國對我們是一個很重要的市場。我們出產最高等級的羊毛,它們主要用來生產女士及男士的高級套裝。」

 彼得向我們演示,剪羊毛時,把身體趴在這個吊起來的 圈裡,可省一些腰勁。否則長期彎腰剪毛會很累腰。

彼得向我們演示,剪羊毛時,把身體趴在這個吊起來的
圈裡,可省一些腰勁。否則長期彎腰剪毛會很累腰。

 這些是羊的糞便。彼得說,他的孩子們把這些糞便 賣給自己的同學做肥料,收的錢就做零花錢用。

這些是羊的糞便。彼得說,他的孩子們把這些糞便
賣給自己的同學做肥料,收的錢就做零花錢用。

 同行的一名攝影師喜歡玩點黑白照片的情調, 就拍出了這批黑白的,還真是別有意境。

同行的一名攝影師喜歡玩點黑白照片的情調,
就拍出了這批黑白的,還真是別有意境。

離開了剪羊毛的場地,彼得開著車,領我們去看他的羊兒們。

上萬隻的羊被分成一群一群的,用籬笆隔開,當一片牧場的草被羊吃得差不多了,就把它們趕到另一片草地去。趕羊的工作通常是由牧羊犬或人來完成的。這一次是彼得開著車包抄羊群,讓它們從籬笆開口處進入到另一片草地。成百上千頭羊的奔跑起來,還真有千軍萬馬的壯觀!

 羊群

羊群

 羊群

羊群

 彼得開著車將羊群趕往另一處草地。

彼得開著車將羊群趕往另一處草地。

 成百上千頭羊的奔跑起來,還真有千軍萬馬的壯觀!

成百上千頭羊的奔跑起來,還真有千軍萬馬的壯觀!

 成百上千頭羊的奔跑起來,還真有千軍萬馬的壯觀!

成百上千頭羊的奔跑起來,還真有千軍萬馬的壯觀!

 牧場

牧場

 供羊群飲水的小池塘

供羊群飲水的小池塘

大片的羊群被攆走後,彼得才發現,咦,這裡怎麼還有一隻身上還帶著血跡的小羊羔啊?這一定是剛剛出生的,因為他前一天還沒看見它呢!

彼得說:「我們自己繁殖新的羊羔,我們每年大約繁殖四千五百隻小羊羔,我可以帶你去那邊看幾隻小羊,大量的小羊很可能在這週出生,所以我們很快就會有很多小羊羔了,現在是春天,春天裡草都長起來了,所以要在春天繁殖小羊,這樣它們出生後有足夠的草可吃。」

彼得說,現在要想買到他這麼大規模的農場已經不容易了,他很滿意自己的生活方式。

「我覺得我自己非常幸運,我喜歡在這裡生活,這裡地方很大,有很多戶外空間,我是自己的老闆,我們過得還行啦,我想這可能是很容易過活的一種方式,我很喜歡我做的事情,我覺得我很幸運。」

 牧場

牧場

 一隻剛出身一天的小羊羔和它的媽媽

一隻剛出身一天的小羊羔和它的媽媽

 牧場

牧場

 彼得的農場有30平方公里大

彼得的農場有30平方公里大

 牧場

牧場

 剛出身的小羊羔身上還帶著血跡

剛出身的小羊羔身上還帶著血跡

 春天裡,正是繁殖羊羔的季節。

春天裡,正是繁殖羊羔的季節。

 除了羊以外,彼得也養了不少牛。

除了羊以外,彼得也養了不少牛。

與彼得一樣,房地產銷售商卡羅也說,她到「外面的世界」周遊一圈,還是覺得Goulburn最好。

「我在這裡做房地產代理,已經有二十四年了,我很喜歡這項工作,這是一個瞭解和分享人們的生活的好機會,我到人們家中去走訪,分享人們的生活,幫助他們找到他們想要的房子。」

談到 Goulburn什麼地方最好時,卡羅毫不猶豫就給出了答案。

「是人。我們這裡有許多很好很好的人,他們很友好,很關心他人,關心社區,無論什麼出了什麼問題,比如有人受傷了,有人需要幫助,這裡總是讓你感到是在一個大家庭裡一樣,他們都彙集在一起,照顧這個人,或受到影響的那個家庭。」

原來,從大都市被吸引到Goulburn這個古老的小鎮的人們,都有著同樣的情趣。

卡羅說:「人們喜歡Goulburn的生活方式,絕大多數人到Goulburn來的原因都是喜歡這裡的生活方式。」

地主「餓死」則總結道:「這裡很顯然是個很好的地方,人們非常好,生活方式特別好,你能在這裡以相對便宜的價格買到房子,而在悉尼,很遺憾,你已經買不到這麼便宜的房子了。你的孩子可以在這裡安靜而和平的環境中成長,但這裡又什麼都不缺,這裡不是一個鄉下小鎮,而是一個真正的城市。從這點看,這裡完美無缺。」

 除了羊以外,彼得也養了不少牛。

除了羊以外,彼得也養了不少牛。

 彼得的房子。帶游泳池,且裡裡外外沒有一點「農民」氣息。

彼得的房子。帶游泳池,且裡裡外外沒有一點「農民」氣息。

 彼得的房子。

彼得的房子。

 彼得的房子。

彼得的房子。

 彼得的房子。

彼得的房子。

 花園裡還養著不少花。

花園裡還養著不少花。

 花園裡還養著不少花。

花園裡還養著不少花。

 花園裡還養著不少花。

花園裡還養著不少花。

 彼得的房子。

彼得的房子。

 坦柏林學校的操場

坦柏林學校的操場

 Goulburn街景

Goulburn街景

 Goulburn街景

Goulburn街景

 牧場

牧場

 牧場

牧場

 彼得的農場

彼得的農場

Raising a “Child Prodigy” with an Ordinary Mindset

Raising a “Child Prodigy” with an Ordinary Mindset

A Glimpse of New York 紐約一瞥

A Glimpse of New York 紐約一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