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訴江(4) 第一章 「史無前例」的前前后后

全球訴江(4) 第一章 「史無前例」的前前后后

「取締」

99年7月19日,江澤民在高層會議中正式宣布定案,全面取締法輪功。

7月20日凌晨,一場史無前例的大規模鎮壓終于拉開了序幕。全國各大省市的警力統一出動,將已經掌握在「黑名單」之中的各大法輪功煉功點的「骨干分子」「一网打盡」,同時將他們所有的法輪功書籍、音像資料統統抄沒。數万名聞訊后赶到國務院信訪辦上訪的各地法輪功學員也全部被抓起來關在北京市丰台體育館、石景山區體育館等各大體育館之中。

7月22日,鎮壓在鋪天蓋地轟炸式的宣傳中來勢凶猛、壓倒一切地正式登場了。中共党報《人民日報》刊出了《李洪志其人其事》長篇批判文章,民政部發布「關于取締法輪大法研究會的決定」的通告,公安部發布「六禁止」通告,包括「禁止任何人在任何場所懸挂、張貼宣揚法輪大法(法輪功)的條幅、圖象、徽記和其它標識;禁止任何人在任何場合散發宣揚法輪功的書刊、音像制品和其它宣傳品;禁止任何人在任何場合聚眾進行『會功』、『弘法』等法輪功活動;禁止以靜坐、上訪等方式舉行維護、宣揚法輪功的集會、游行、示威活動;禁止捏造或者歪曲事實、故意散布謠言或者以其它方式煽動擾亂社會秩序;禁止任何人組織、串聯、指揮對抗政府有關決定的活動」等,中共中央發布「關于共產党員不准修煉『法輪大法』」的通知。

 官方宣佈「取締」法輪功後,電視中出現的大規模銷毀法輪功書籍和音像資料的畫面(明慧網)

官方宣佈「取締」法輪功後,電視中出現的大規模銷毀法輪功書籍和音像資料的畫面(明慧網)

所有的媒體的所有頻道24小時全天候開動了起來,訓練有素的播音員气勢洶洶的腔調明白無誤地傳達著這樣的信息:「党」決定在三個月之內將法輪功消滅殆盡。

由于法輪功修煉者遍布中國的每一個角落、所有的社會階層、教育背景,職業、年齡和性別,而一億名修煉者加上他們的親朋好友人數達几億人之巨,所以這場鎮壓從一開始就注定其矛頭指向了中國最主流的民眾,其規模前無古人。

林彪曾經說過:「槍杆子和筆杆子,奪取政權靠這兩杆子,鞏固政權也靠這兩杆子。」列宁把這种斗爭手段用更文言的話闡述出來,那就是「恐怖主義」加上「意識形態」。其中「意識形態」是靠「恐怖主義」支持的意識形態,而「恐怖主義」又是靠「意識形態」提供「合法性」的恐怖主義。當「無產階級專政」這架已經吞噬了中國八千万人生命的机器再次全速運轉的時候,我們可以肯定的是,輿論机器也已順勢開足了馬力。

《人民日報》在批判文章中稱:練法輪功要死人(已死了1400多人!如某某、某某某、某某某某,有名有姓有情節!)、要「走火入魔」;李洪志改生日、斂財、宣揚迷信、只有小學文化;法輪功有「組織」、法輪功分子聚眾滋事,破坏來之不易的安定團結和改革開放大好形勢,如果任由他們發展,他們与党爭奪群眾的后果,就是國將不國,人民群眾將回到「万惡的舊社會」「吃二遍苦、受二茬罪」……

播音員煞有介事、極富權威性的念腔很容易讓人相信:「党」知道的就是比咱多,《李洪志其人其事》是公安部研究室撰寫的,公安部可是專門破案的,他們什么不知道?這年月,社會上騙子多了,多虧政府還管著點……更何況那殺气騰騰的聲音也是在暗示:「誰要是連『政府』的話都敢不信,那他恐怕是活得不耐煩了吧!」

在隨之而來的「深入揭批」中,針對不同階層的不同情況,法輪功必須被取締的理由也不盡相似:你是改革開放的「既得利益」者么?好,這法輪功想搞亂社會;你覺得你很有知識么?好,這法輪功是封建迷信,只有無知農婦才信;你很愛國么?好,這法輪功從西方反華勢力那里拿了錢,目的就是顛覆我們偉大的祖國;你很重親情么?好,這煉法輪功的人都是六親不認的冷血怪物;你覺得自己很聰明么,當然,只有煉法輪功的人才會傻到給人家當炮灰;你說也有高級知識分子煉法輪功么?誰敢保證有知識的人就一定不會精神空虛?……謊話編了千千万,總有一款适合您。

「事實」和「觀點」結合在一起,鋪天蓋地地壓將下來,滲入了一切。「党」為民眾描繪了一幅生動完整的法輪功「痴迷者」圖象:愚昧、迷信、可笑、腦子有問題、容易被煽動著去聚眾鬧事……在這樣的情形下,有多少人會怀疑公安部研究室長達近万字的《李洪志其人其事》除了「法輪功」和「李洪志」這六個字不是捏造的之外,通篇從頭到尾全是謊言?

在輿論宣傳的猛烈「炮火」掩護之下,大規模的抓捕及抄家、抄書,焚燒法輪功書籍和音像資料等行動繼續進行著,同時無數名「普通法輪功群眾」被帶到警察局或由工作單位組織起來觀看電視宣傳。

「文革」結束以后,中國社會曾經出現過一個短暫的反思和批判「文革」的時期。但很快地,正如共產党多年的宣傳所說的那樣,「統一思想、步調一致」,人們的思想被迅速引導或統一到了這樣的方向:「十年浩劫」雖然令無數人失去了性命,但隨著「四人幫」的粉碎,「党」又撥亂反正,帶領著我們走上了正确的道路。「文革」那樣的荒唐不會再有了。這時的老百姓也已經厭倦了「武斗」,甚至厭倦了政治,沒有人會相信中華民族會被卷入到另一种形勢的群眾運動之中。

到99年為止,「改革開放」已經進行了二十年,中國在許多方面似乎正在与世界接軌:開放了市場、搞活了經濟、引進了好萊塢電影、蓋起了摩天大廈和股票交易市場、簽署了人權保護公約、申辦了奧運會……「中國」向世界呈出一副進步而友好的面孔,對內則反复宣傳我們已經實現了小康,實現了「依法治國」……

所以,當這場鎮壓以維護「安定團結」、將法輪功練習者從相信「歪理邪說的」「走火入魔」狀態中挽救出來的面目出現的時候,沒有多少人會相信一場新的文革已經開始,不同的聲音根本不能被听見;更有許多人期待,在短暫的喧囂之后,法輪功一定會在三個月之內從中國大地上銷聲匿跡,然后大家又「平安無事」,繼續在「社會主義康庄大道」上飛奔了。

江氏踏著鎮壓六四的鮮血上台以后,表面上繼續「改革開放」,暗地里拼命加強集權統治,由江澤民一個人同時出任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的「三位一體」現象就是第一次在中共歷史上出現。崇尚「暴力革命」、「槍杆子里面出政權」、公開宣稱「如果連這件事都辦不到的,還講什么政治?」的江主席既然這次挑上了法輪功,那也沒有什么斗不下去之理。

2004-11-04 

原載於:

http://www.epochtimes.com/b5/4/11/4/n708692.htm

 

 

全球訴江(5) 第一章 「史無前例」的前前后后- 「莫須有」

全球訴江(5) 第一章 「史無前例」的前前后后- 「莫須有」

全球訴江(3) 第一章 「史無前例」的前前后后

全球訴江(3) 第一章 「史無前例」的前前后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