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訴江(3) 第一章 「史無前例」的前前后后

全球訴江(3) 第一章 「史無前例」的前前后后

*法輪功之招忌

我們不能忘了這是一塊什么樣的土地:中共建政以來,開展得最多的就是各种「運動」和「斗爭」,強調得最響的便是「党的領導地位」。除共產主義之外的言論、信仰、結社,甚至思想的自由,百姓都從來沒有享受過。「人民當家作主」的口號喊了許多年之后,才有一部分人發現,原來「當家作主」的只有一小部分特權階層。

從這個意義上講,法輪功人數的眾多、獨立于共產主義之外的思想或理論體系本身,對當政的共產党便是一個挑戰。雖然從后來的表現看,法輪功确實象他們所說的那樣沒有政治訴求和政治動机,但作為執政党的中國共產党,有沒有這樣的胸襟和能力來容納這樣大的一個「民間團體」呢?非常不幸的是,由于共產党內部的集權專制,這個問題的答案卻似乎更多地掌握在党的最高領導人個人手里。

*「4.25」密信

說到這里,我們不得不提一提曾經引來海外媒體一片惊呼和猜測的1999年4月25日北京法輪功學員万人中南海大上訪事件。

這件事已經被中外媒體「曝光」和「炒作」得太多,具體詳情也許不必在此多提。總而言之一句話,是當時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書記處書記、中央政法委員會書記的羅干的連襟、中國科學院院士何祚庥寫了一篇攻擊和誣陷法輪功的文章,發表在天津一家雜志上,并因此導致了天津几十名法輪功學員在上訪后被捕。為敦促當局釋放天津被捕學員并爭取一個公正合法的修煉環境,万余名法輪功學員于1999年4月25日來到了北京國務院信訪辦所在地中南海進行了中國歷史上從來沒有過的集體大上訪。

這么多人同時出現在中南海外确實有些「聳人听聞」,但考慮到法輪功學員數量的眾多,這一點其實也很正常。据民間傳言,鎮壓前僅北京市區就有大約40万人在煉法輪功,再加上天津、河北和其它地區聞訊而來的人,一万之數并非很多。

那一次平靜的万人大上訪雖然因為人數的惊人而引起了海外媒體的惊呼和猜測,然而在總理朱鎔基親自出面接待的情況下卻在當天就有了還算不錯的結局:被捕的天津法輪功學員得到了釋放,万余名上訪者自行而來,然后又秩序井然地安靜离去。海外媒體在將此事炒得火熱之后又盛贊「4.25」開創了「中國政府開明接受民眾建議」以及「中國民眾素質提高」的先河。

一件本來可以就此划上完美句號的事情卻在當天晚上又出現了戲劇性的變故。而這個變故卻与中共的權力結构和集党、政、軍三大權于一身的江澤民的個人性格有很大的關系。

實際上,每一個政府都面臨權力來源的合法性問題,也就是必須回答「憑什么你當國家元首把持權力而不是我呢?」在中國古代,人們普遍認可「君權神授,血統繼承。」在民主社會,這個合法性是靠選票承認的,是民眾把這個人選出來做總統的。到了現代中國這就是個截然不同的問題了。

從毛澤東到鄧小平時代,人們可以延續「打江山者坐江山」的傳統思路,但是等到了所謂的「第三代」,他們已經失去了那些「老革命」的執政資本。同時中共是一個無神論的政党,不可能自稱「君權神授」;而迄今為止,從任何一個意義上來說,中國也不是一個民主社會,它的領導人雖然經過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產生,但事實上「人大代表」卻無法代表人民。

  「4.25」法輪功學員和平上訪(圖片來源:明慧網)

「4.25」法輪功學員和平上訪(圖片來源:明慧網)

中共執政合法性的理論基礎實際上是它的共產主義意識形態,因為中共一直在宣傳它是最先進、最革命的政党,只有它才能領著大家跑步進入共產主義的「人間天堂」,而且它的領袖永遠英明偉大、一貫正确,「指引我們向前進」。這种說教曾經在中國大地上掀起過狂熱,讓相當數量的人信以為真。

「六四事件」可以說是一個轉折點。當中共讓用來抵御外國入侵的野戰軍掉轉槍口、開著坦克在天安門廣場屠殺那些并沒有要中共下台,而只是讓中共懲治官倒和腐敗的無辜學生時,民眾對于政府的希望開始走向破滅。隨之而來的東歐劇變、蘇聯解體,標志著在整個世界,社會主義實踐已經日暮途窮。

作為在這么一個時候上台的江澤民,難以割斷「六四」血案給他帶來的陰影,難以解釋他的權力合法性來源,而且當初是党內大老以政變的形式把他推上總書記寶座的。上任后,他在党政軍中提拔親信,建立「上海幫」;利用「反腐敗」打擊异己,卻縱容親信大肆腐敗;從1991年開始,与俄羅斯簽訂邊境條約,出讓了面積相當于大約100個台灣的領土。最近网上爆出的資料更顯示,江澤民的生父江士俊原本是日偽時期南京的大漢奸,江本人則有充當日偽漢奸和克格勃特務的歷史。

這些歷史問題和現實問題讓江澤民對權力有一种極度的不安全感。極強的權力欲更促成了他變態的妒忌和猜疑心理,党內和社會上的任何風吹草動都被他視為對他權力的威脅。

一名据稱是江澤民身邊的高層官員曾這樣形容江的個性:「權力欲極強﹐妒忌心極大﹑極為虛偽﹑極為殘暴」。這位官員在《欺世的謊言》這本書中說:

「當我每天在走廊上或會議中以及平時看到江澤民時﹐我必需要裝出一种對一切工作除了自己負責的之外其它都不大關心的樣子來﹔必須要裝出沒有看出他內心深處的極度空虛与不安﹔沒有注意到他骨子里的那股妒恨与邪惡。我必須要漠視這么多年因在他周圍工作所產生的一切特殊感覺﹐而只能把自己真實的思想深藏在內心深處﹐因為你很難信任你周圍中的任何一個人。中國人的妒忌心極強﹐他們對升官﹐榮譽﹐漲工資等這些事情都非常敏感﹐所以你不得不對你周圍的人要小心行事。這也使我的工作做起來很艱難﹐因為我在這种充滿了怀疑﹐不信任和妒忌的環境中很難做好自己的工作。而造成這一切的根源是与那個權力欲極強卻沒有安全感的領導人江澤民分不開的。」

「江周圍的人雖然努力幫他實現他的鎮壓計划﹐但几乎沒有人在內心深處尊敬和信任他。他們知道﹐江欺騙他周圍的每一個人。他威脅和強迫他們去順從他的意愿﹐靠許諾提干和金錢回報來籠絡人心。他們知道﹐他是怎樣的一個欺詐性人物。尊敬﹐信任和忠誠的是不能靠強制獲得的﹔而江唯一的施權之術就是鐵腕和欺騙。

「与此相反﹐李先生的所作所為贏得了千万法輪功學員的信任和尊敬。李先生這种獲得尊敬的能力令江妒忌得發瘋﹐他不能理解李先生是怎樣做到這一點的。江的妒忌心大得不可想象。把李的高德同江的缺德相比﹐你就會看到法輪功事件的本質所在。事實證明是李先生把真善忍的准則培植于中國社會。法輪功的傳播至少使數千万人努力做一個好人。這种現象自然導致社會的道德回升﹐犯罪率下降。我周圍的一些官員們曾在多次會議上把這种情況告訴他﹐但他發瘋般的妒忌心態始終使他頑固地堅持他的做法。最終他還是耗資几十億元來迫害一個有助于我們社會恢复法律和秩序的精神運動。」

然而江所妒忌的還不只是李洪志先生一人。在党內和民間聲望高過江澤民,并由于對四•二五上訪事件的公開果斷開明處理而得到海外媒體一致稱贊的朱鎔基也因為「功高震主」而讓小肚雞腸的江澤民難以忍受。

4月25日當晚,江澤民便給政治局每一位常委寫了一封信,并強行召開緊急會議。會上,朱鎔基剛說了一句:「讓他們煉吧,」江澤民就指著他大罵道:「糊涂!糊涂!啊!」

曾當過整整20年「右派」的朱鎔基當即沉默了下來,從此后不再對法輪功的事說一個字。

其他各位要員也沉默了。在中國這樣的國家,一次又一次的政治運動早已砸斷了這個民族的脊梁骨。政治運動的鋒芒所向,即使是國家主席,撐不了三天,不也得低頭認罪嗎?當時在場的眾位高官又有几個人能認識到信仰的力量呢?

這封由江寫給政治局常委的「4.25密信」在4月27日由中共中央辦公廳以「關于印發《江澤民同志給政治局常委及其他有關領導同志的信》的通知」為題,被當作党內內部文件從高層到基層層層往下秘密傳達,文件上標有「絕密」字樣。信中說:「難道我們共產党人所具有的馬克思主義理論,所信奉的唯物論、無神論,還戰胜不了法輪功所宣揚的那一套東西嗎?果真是那樣,豈不成了天大的笑話!」

也就是說,由于在政治局常委中得不到全力支持,江澤民模仿了毛澤東寫「炮打司令部」大字報來發起文革的手法,以個人的名義給法輪功定了性:「与党爭奪群眾」、「亡党亡國」。

*「6.7」講話、「610」辦公室及「6.13」絕密文件

99年6月7日,江澤民在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上再次講話,說:「我看可以這樣說,『法輪功』的產生和蔓延,是國內外敵對勢力同我們党爭奪群眾、爭奪陣地的一場政治斗爭」,「法輪功問題有很深的政治社會背景乃至复雜的國際背景」,「是1989年那場政治風波以來最嚴重的一次事件」。

在談到如何「處理」練習法輪功的民眾時,江澤民說,「要堅持內緊外松的原則」,「……對于多方教育仍堅持不改的,要按照有關規定,采取必要的組織措施,各部門、地方和單位要堅決貫徹落實。如果連這件事都辦不到,還講什么政治?」「中央處理『法輪功』問題領導小組成立以后,要馬上組織力量,盡快查清『法輪功』在全國各地的組織系統,制定斗爭策略,為進行分化瓦解工作做好充份准備,不打無准備之仗,要迅速查清『法輪功』頭子李洪志的劣跡及其國外背景,搞出一個有充份事實依据的材料,公開揭露他的偽善面目和政治圖謀,以教育廣大干部和群眾。還要收集各地『法輪功』練習者中已經發生的种种受害情況,包括發生精神分裂、跳樓自殺、有病不吃藥而使病情惡化甚至死亡等突出事例……」

從這里我們已經可以看到,「對于多方教育堅持不改的……要堅決貫徹落實。如果連這件事都辦不到,還講什么政治?」這种說法顯然是鎮壓發生后勞教所等地將不与法輪功「決裂」的練功人往死裏打的「理論依据」;而鎮壓法輪功開始之日《人民日報》上《李洪志其人其事》這篇長篇批判文章更是根据江的預先「指示」而「量身定做」的:「要搞出一個有充份事實依据的材料……還要收集各地『法輪功』練習者中已經發生的种种受害情況,包括發生精神分裂、跳樓自殺、有病不吃藥而使病情惡化甚至死亡等突出事例……」鎮壓進行到四年多以后,江的御用「喉舌」們還在不斷地根据對江的這個指示的「心領神會」而「收集」關于法輪功的「突出事例」。這不但屬于「先定罪,后調查」,更可看出原來鎮壓以后所有關于法輪功的謠言均是那些「講政治」的記者們「搞」出的材料。

6月10日,「胜利」的江澤民和羅干「趁熱打鐵」,成立了「中共中央處理法輪功問題領導小組辦公室」,即「610辦公室」,并開始利用一切會議和公眾場合,強制党內官員表態、效忠。

6月13日,江澤民6月7日在中央政治局會議上的講話再次被標上「絕密」字樣從內部緊急往下傳達。值得注意的是,這份「絕密文件」下達的第二天,即6月14日,中央電視台《新聞聯播》、《人民日報》等中國各大官方媒體同時發布了《中辦、國辦信訪局負責人接待部分法輪功上訪人員談話要點》一文,聲明即將鎮壓法輪功之說是「謠言」,政府不會干涉群眾的練功活動,并稱此文已于1999年6月11日傳達到各級政府部門。

2004-11-04

原載於:http://www.epochtimes.com/b5/4/11/4/n708689.htm

 

 

全球訴江(4) 第一章 「史無前例」的前前后后

全球訴江(4) 第一章 「史無前例」的前前后后

全球訴江(2) 第一章「史無前例」的前前后后-法輪功之興起

全球訴江(2) 第一章「史無前例」的前前后后-法輪功之興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