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和日本的「鯨魚」之戰

澳洲和日本的「鯨魚」之戰

很長一段時間以來,日本人以「科學研究」的名義在南極洋捕殺鯨魚的行為一直受到澳洲人的譴責,1月15號,兩名民間反捕鯨組織「海洋守護者協會」的人員甚至直接闖到日本的捕鯨船上,遞交抗議信,結果被當作「入侵者」扣押起來,媒體一下像炸了鍋一樣。

這兩名「入侵者」一個是澳洲人,一個是英國人,他們都是從一艘來自澳洲的船上靠近日本捕鯨船的。

「入侵者」被扣後,剛開始雙方都不肯讓步,都說是對方錯了,後來經澳洲和日本兩國政府出面調停,被扣的人質在1月17日被釋放,但這絕不意味著事情就到此為止。除了「海洋守護者協會」以外,「綠色和平」組織也自行集資,將船開到南極洋,試圖追蹤日本捕鯨船,阻止他們獵殺鯨魚。一方要殺,一方不讓殺,矛盾和衝突在所難免。 

因為過度獵殺問題,一些鯨魚已成瀕危品種,成立於1946年的國際捕鯨委員會曾在1982年發佈商業捕鯨禁令,1986年又通過了《全球禁止捕鯨公約》。但這個公約中有個漏洞,就是它只禁止商業捕鯨,不禁止以科研為目的獵殺鯨魚,所以日本人一直用「科學研究」的名義捕鯨,事實上 他們自己也承認這些鯨魚的肉最終都上了日本人的餐桌。

去年11月,日本捕鯨船隊再次開到南極海域,計劃捕鯨1000多頭,其中包括大約50頭珍稀品種座頭鯨。消息一出,引起澳洲人的強烈憤慨,因為座頭鯨每年在進行遷徙活動時都要經過澳大利亞東海岸,包括全球唯一的一隻全白座頭鯨。

觀賞鯨魚是澳洲旅遊業的一項重要內容,要是鯨魚都在外海被日本人殺光了,到澳洲來的遊客和澳洲本地居民就觀賞不到鯨魚了。

另外,澳洲公眾保護珍稀動物、保護環境的意識也非常強。

一個引人注目的發展是,澳洲聯邦法庭1月15號針對一個叫做「國際仁慈協會」的民間組織對一家日本公司的起訴作出裁定,判決日本人在澳洲於2000年所設定的「鯨魚保護圈」內捕殺鯨魚的行為是非法的,應該被禁止。

這個「鯨魚保護圈」的範圍是環澳洲大陸370公里以內的海域,以及澳洲宣佈擁有主權的那部份南極洲周圍的海域。 

問題是,日本人並不承認澳洲的「鯨魚保護圈」,他們認為那是公海,澳洲的法律管不著。所以澳洲法院雖然裁定日本人在此範圍內捕鯨是非法的,但這個法律如何實施,還是個問題。 

在阻止日本人捕鯨的問題上,澳洲新上任的陸克文政府的態度比其前任的態度要強硬一些,雖然目前還沒有表示將採取措施強行執行聯邦法院禁止日本人捕鯨的判決,但已經開始了監視活動。

從1月21號開始,澳洲政府派了一架空中巴士飛機,帶著攝像器材在空中追蹤日本捕鯨船,並且拍攝獵殺鯨魚的經過,除此之外,還有一艘在海上巡邏的大船。

所有這些,都是在做收集證據的準備,以便有朝一日,如果澳洲真想在國際法庭上起訴日本,就有了證據。

澳洲政府的此項行為,很大程度上可說是順應民意的結果。如果沒有民間強烈的呼聲和保鯨人士的自發行動,政府不會採取這樣的措施。如此看來,澳洲和日本之間的這場「鯨魚之戰」,還遠遠沒有結束。

2008-01-22

原載於:http://www.epochtimes.com/b5/8/1/22/n1986832.htm

 澳洲所劃定的「鯨魚保護圈」(Australia Whale Sanctuary)(圖中藍色部份)

澳洲所劃定的「鯨魚保護圈」(Australia Whale Sanctuary)(圖中藍色部份)

Marcello Venusti After Drawings by Michelangelo 仿米開郞基羅耶穌受難畫作

Marcello Venusti After Drawings by Michelangelo 仿米開郞基羅耶穌受難畫作

二戰後第一名美國戰犯的尷尬處境

二戰後第一名美國戰犯的尷尬處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