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萬利的「中國簽證服務中心」

一本萬利的「中國簽證服務中心」

近年來,隨著澳中經貿關係的不斷密切,以及持久不衰的留學移民熱,澳中兩國之間的人員「互動」越來越頻繁,於是我們也就看到了中領館前申請中國簽證的隊伍排得越來越長的「熱鬧景象」。

忽有一天,中領館前的隊伍不見了,而市中心,一個挂著「中國簽證申請服務中心」牌子的機構開始運作了,這個中心位於車水馬龍的伊裡莎白街299號,有著寬敞的大廳,和一字排開的七、八個辦事窗口。然而到這裡來簽證的人們卻突然發現:簽證的費用,在原來中領館所收的40元(澳元,以下同)到219元不等的基礎上,又無端的多出38.5元到93.5元,這些錢是誰收走了?到哪裡去了?「中國簽證申請服務中心」這趟水,到底有多深?

「不是我有意見,所有人都有意見!」

一時間,本報接到來自各種渠道的投訴和抱怨,連廣告員出門,都會被商家店主拽住,希望本報就此問題做個報導,反映反映讀者的心聲。

一名李姓眼鏡店老闆說:「不是我有意見,所有的人都有意見。不合理!白收我們$38,為什麼要多設一道卡?我們不明白。中介、旅行社你去買機票時他們也有代辦簽證的業務,可是人家收你$20是幫你送去簽證,然後還幫你去取,是在為你服務呀。他簽證服務中心憑什麼就多收我們的錢,而且還收得這麼多,我們要跑過去送,再去取。而且,服務態度很惡劣。前一陣時期,旅行社就幫我們送到堪培拉去簽證。後來,又出一個規定,不能跨州去簽。這明擺著就是官商勾結嗎!他們聯合起來坑我們。」

「更可氣的是:如果你要加急,領館要收你加急費,簽證服務中心再收一次加急費,你說這合理嗎?只有中國這樣的政府才幹得出這種事。」

服務更便捷?

據悉尼中領館解釋,開辦「中國簽證申請服務中心」後,「簽證的事務性、服務性工作被分離出去,總領館可以更合理地配置人力資源,領事官員可以將更多精力投入到做好對中國公民的領事保護及其他服務工作;同時,中心可為來華的申請人提供更加快捷、舒適、方便的服務。」

一名黃姓經濟理財師對本報說:「領館在去年12月份在華人電視上登廣告,說這是便民措施,但是,這並不便民,市區停車不方便,反而更加不便,不是便民。」

一名只願被稱作約翰(John)運輸公司老闆說:「這個簽證服務中心帶來很多不方便,多出來很多手續。來了先拿號排隊,等到窗口了臨時告訴你,護照要複印。你既然收了服務費,為什麼不替我們複印?以前領館它要複印什麼都是它自己複印的,反正護照給你了,愛複印什麼你複印什麼。如果需要自帶複印件,為什麼不事先講清楚?臨時讓複印,好,複印時又得排一次隊,又多浪費時間。複印一張收兩毛錢,可是複印機只收錢,不找錢。我沒帶零錢,為了複印三張紙,愣投了三次一塊錢的硬幣,扔了三塊錢!這一天下來這麼多人排隊複印,他得多賺多少錢?」

一名經常需要回國做生意的女士說:「你既然開門服務了,總得把業務熟悉熟悉吧。我需要過境中國,不清楚這種情況是否需要辦簽證,結果他告訴我自己打電話去問中國的邊防檢查站。我哪知道邊防檢查站的電話啊?再說時間已經很緊了,也來不及再回去查。沒辦法,怕到時不讓過境出麻煩,也只好辦個簽證再說。他當然願意我辦簽證了,錢他收走了嘛!」

 簽證中心大廳

簽證中心大廳

一對退休夫婦則對許多規定的朝令夕改頗有微詞:「我們好多年沒回去了,也不清楚有什麼手續。一個復活節前剛剛回去過的朋友說,很簡單,帶上護照就行了,結果我們去了,才說又新增加了好多規定,還要什麼舊護照,改名字之前的護照,上次回國的簽證,等等,要一大摞的資料。沒辦法,只得回去一通猛找,第二天還得再去一趟,真憋氣!」

另一對退休夫婦說:「服務倒是還湊和,可是為什麼老年卡不給優惠?」

一家華文網站上刊登了一篇《中國簽證中心赴華簽證辦理解惑》,解釋中國簽證服務中心存在的合理性和必要性,文章後面一共有三個跟貼:

「我覺得原來的服務就很好了,為什麼要強迫我們多花一倍的錢來買一些沒必要的服務呢?辦簽證嘛,又不是休閑娛樂,辦完就走的事,不用太享受,呵呵。」
「收取的服務費太高了,幾乎等於簽證費啦!不要恥談什麼優質服務,成本費用。如果領館還接受個人申請的話,沒人要你們這種收取高額費用的服務!!」
「這是變相收費!領事館的主要功能就是提供簽證,現在領事館不作此項工作,反而委託一家商務公司來辦理;簽證費40澳元照舊,還要多花38澳元代辦費,真是豈有此理!」

上網預約:No Through Road(此路不通)

悉尼總領館網站上,以及中領館官員在答記者問時均稱,雖然將簽證服務獨家外包給了中國簽證服務中心,但總領館「每天仍然受理一定數量的普通簽證申請。但申請人必須通過總領館網站提前預約。」

理財師黃先生說:「所謂的網上預訂是騙人的,因為網上預訂排的時間很長,或者根本沒有時間。」

眼鏡店店主李女士說:「領館說可以在網上申請,是騙人的。要提前三個月申請,還名額有限,根本就是騙人的。」

為此,記者於5月12日到悉尼中領館網上去探尋了一番(http://211.100.27.25/vacisyy/yyacinfos.html?method=next)。在填好城市、姓名、護照號等信息後,按下「下一步」,就來到如圖所示頁面,可以選擇的月份只有「五月份」和「六月份」,可是無論是選「五月」,還是選「六月」,都沒有任何它網站上所稱的「可預約時段」,再把滑鼠拉到所有日期的最下面,卻發現只有「上一步」,沒有「下一步」,也就是說,你只能退回剛才填寫姓名和護照號的地方,卻絕對不能再往下走一步了。

原來這所謂「網上預約」,真的是「騙人的」,真的只是個「No Through Road(此路不通)」啊!

一本萬利的獨家生意

不過,這些小小的「不便」,也許並不是問題的最關鍵。在川流不息的簽證人群中,很多人感到被多扒一層皮的憤怒,也有不少人想問:中國簽證服務中心,這個註冊於澳洲的私人公司,是憑什麼拿到獨家代理權的?現在任何旅行社代辦簽證,也必須通過中國簽證服務中心。

對此一點,各方人士都諱莫如深,沒有答案。

一對剛從簽證服務中心出來的夫婦告訴記者:「這個中心是中領館的下屬機構。」記者糾正說:「不是的,是外包的私人公司。」老太太馬上說:「那肯定也跟中領館有關係。」

記者問:「您憑什麼這麼說?」

「憑直覺。」

李姓眼鏡店老闆則風風火火的說:「如果你領館業務忙不過來,要找非政府機構幫忙,那是你的事,是幫你解決困難,那就應該你自己出錢,為什麼要我們來出錢呢?再說了,你要找代理也應該通過招標,現在這個收我們這麼多錢,讓我做的話,我只要收$5就夠了,這是一本萬利的事。」

前悉尼中領館一等秘書、政治領事陳用林則站在「知情人士」的角度,披露和分析了一些情況:「給不給簽證實際上是一個很簡單的工作,除了黑名單上的人之外,其他的人都可以給。工作大部分都是很簡單的工作,把證件接進來,做好以後再發出去,非常簡單,這些人實際上也都是很一般的電腦操作人員。」

「一年的簽證費是很可觀的收入。包給別人以後,簽證的費用沒有降低,把負擔甩出去,讓公司來賺錢,這種承包的做法在國外也是這樣做的。不同的是它沒有學到國外真正的東西。國外第一是公開招標的,第二對保密方面是有法律約束的,就像美國把軍火製造承包給公司一樣,他的公司有關保密方面的措施是有法律約束的。中國這兩個最基本的條件都不具備,產生的問題就是他挑選公司時很可能是通過個人關係,不會是社會上不瞭解的他就把這個服務交給他,讓他賺。那麼很顯然這個公司肯定要對使領館官員進行賄賂啊,或分一定的利潤給領館,會容易造成腐敗,是毫無疑問的。這是第一個問題。」

「第二個問題是保密的問題顯然是不能保證的。因為這個公司是為中國政府工作,沒法約束他的,因為中國的保密法不可能施行到澳大利亞公民,萬一出了問題,他一點辦法沒有。從中國的文化看,承包的公司肯定是華人公司,絕對不可能是西人公司,華人文化對保密方面是沒有概念的,本身受中共文化的影響,保密方面肯定是不能保證的,但費用方面,定的時候本身可能就是很隨意的,到時他會說房租這麼多,僱員這麼多,費用根本不夠,那麼因為本身是壟斷性的,沒有任何競爭,收費上可能以後會更難控制,就更加可能會有非常不合理的收費。」

那麼這個「中國簽證服務中心」,一年到底有多少利潤?

據《時代報》今年三月的一篇報導,每年到中國旅遊的澳洲人,已經多達35萬,並向著每年50萬發展;新華網5月10日的報導《南航與西澳大利亞州簽署戰略合作協議》中則提到:「據統計,2010年中國內地赴澳人數達43.10萬,澳赴中國內地達66.13萬。」

如果取以上兩個數字的平均值,則大致是每年50萬。如果按人口、特別是在澳華人人口分布比例計算,假設在這50萬赴內地澳人中,有60%是在悉尼申請簽證的,簽證服務費以最低的38.5元來計算,那麼悉尼這家「中國簽證服務中心」一年的毛收入就應該有1,155萬澳元(50萬*60%*38.5)之多!合人民幣7,997萬元(按5月13日匯率)。

中國簽證服務中心有八個收取資料的窗口,兩個領取資料的窗口,還有一、兩名前臺接待員,另加一、兩名現場保安。以此估計,人員不會超過20名。按澳洲平均工資水平,以每人每年5萬年薪計,簽證服務中心的人員成本一年不會超過100萬。

據一名在中國簽證服務中心附近租房開公司的華人老闆按其公司的租金和運營費用估算,中國簽證服務中心的房租和其他運營成本,不會超過一年50萬。

以150萬的成本,就獲取1155萬的收入,怪不得眼鏡店李老闆要說:「讓我做的話,我只要收$5就夠了,這是一本萬利的事。」

(以上計算只是一個數量級的大致估算,不一定準確或精確,歡迎讀者指正,也歡迎悉尼中領館和中國簽證服務中心公布正確數據。)

巨額利潤落誰家?

在撰寫本篇報導的過程中,記者先後多次撥打悉尼中領館政治、文化、商務、教育等多個部門的電話,試圖就每年簽證數等問題做一核實,無奈以上所有電話都無人接聽。

陳用林說:「原來10元錢能解決問題的,為什麼現在要八、九十元錢來解決呢?這個裡面就涉及到這個中國的官僚體制,他不會為百姓著想,為基層著想,為申請人著想,他首先想到的是自己的便利,自己減輕壓力,自己內部工作人員能夠多發錢。」

「自己內部工作人員」到底多發了多少錢?「中國簽證服務中心」每年數百萬、上千萬的巨額利潤哪裡去了?

也許,這些問題的答案,我們也很難一時找出。我們只知道,中領館現在少了許多工作量,但錢卻一個不少拿;而申請去中國簽證的澳洲西人、華人們,則每年無端要多付出成百上千萬。

另外一個值得深思的問題是,據陳用林披露,「所有的簽證費都要上繳國庫的,不能截留,有單獨賬戶,直接上繳財政部。」 「包給別人以後,簽證的費用沒有降低,把負擔甩出去,讓公司來賺錢。」

也就是說,中領館收的簽證費,因為要上交國庫,是沒有什麼可「操作」的空間的;而「中國簽證服務中心」是私人公司,它賺了錢要怎麼做,別人就不能過問了。

幾乎每名向本報反映情況,或接受本報採訪的華人,都要求本報不要透露他們的姓名,以免以後拿不到回國簽證。

很多人都無奈的說:能怎麼樣呢?他獨家壟斷,也只能挨宰了。也有不少讀者充滿希望的說:你們給反映反映吧,希望反映成功。

2011年5月17日

原載於:https://www.secretchina.com/news/b5/2011/05/17/404386.html

dzb2013081221222-597x330.jpg
At Summer Palace  荷葉田田

At Summer Palace 荷葉田田

台湾成淵高中社區《靜水流深》讀書會綱要

台湾成淵高中社區《靜水流深》讀書會綱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