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國的腐敗和墮落

聯合國的腐敗和墮落

最近,曾在聯合國內部調查署工作過十年的澳洲調查員蒙蒂爾(Francis Montil)結束了他在聯合國的任期並返回澳洲居住。他在接受澳洲媒體採訪時,披露了很多在聯合國調查署工作的細節,並對聯合國總部提出了異常尖銳的批評。

 《悉尼晨鋒報》以「The Lies from the within(來自內部的謊言)」為題揭露聯合國的腐敗和墮落。上圖為聯合國難民署主任路箔與美國著名女演員安吉莉娜‧朱麗的合影,下圖為原聯合國內部調查署副主管蒙蒂爾(Francis Montil)

《悉尼晨鋒報》以「The Lies from the within(來自內部的謊言)」為題揭露聯合國的腐敗和墮落。上圖為聯合國難民署主任路箔與美國著名女演員安吉莉娜‧朱麗的合影,下圖為原聯合國內部調查署副主管蒙蒂爾(Francis Montil)

蒙蒂爾的總體結論是:「聯合國已經形成了一種文化,只有虛偽的人、撒謊家、騙子、任人唯親、不學無術的人才能生存;而稍微有點腦子、講點道理的人卻呆不下去。」 

他認為,擁有7000多名工作人員的聯合國已經變成了一個龐大的獨立王國,在這個王國裡,人們都急於維護人個的勢力範圍,各種各樣的政治勢力都在這裡做著違反聯合國憲章的事情。也許最初人們創立聯合國的時候懷有美好的夢想,但現在的情況是,聯合國已經成了《愛麗絲魔鏡之旅》(Alice through the Looking Glass.)所講的那樣,一旦進入這個王國,便進入了一個虛構的世界,同時必須忘卻外面的世界並沒有實現和平。 

他列舉了一系列例子來說明他的觀點。比如,安南在擔任聯合國維和部隊負責人期間,眼睜睜的看著造成80萬人死亡的盧旺達大屠殺發生,在1995年擔任聯合國維和部隊副秘書長的時候,又發生了約8千名穆斯林被殺的斯雷佈雷尼察大慘案。在這兩起大屠殺中,安南都有瀆職的責任,最後卻還是當上了聯合國秘書長。 

另外,他還舉了聯合國難民署主任路箔(Rudolphus Lubbers)的例子。路箔在出任難民署主任前當過荷蘭總理。2003年,一名在聯合國工作的美國婦女指控路箔對她進行性騷擾,甚至還有人向調查員報告,說看見過路箔對被任命為聯合國親善大使的美國著名女演員安吉莉娜‧朱麗(Angelina Jolie)進行性騷擾。但在調查過程中,安南卻百般阻撓,雖然調查員已經拿到確實的證據,但安南卻以「證據不足」為由將內部調查署的報告束之高閣。 

有人說,安南之所以護著路箔,是因為路箔與安南一樣,對斯雷佈雷尼察大慘案負有責任,而安南在這件事上欠過路箔的人情。

一直到2005年,英國的《獨立報》(The Independent)披露了五起路箔騷擾其他女性的報導,事情鬧到聯合國外面去了、鬧大了,他才不得不勉強辭職。當時安南正被「石油換糧食」醜聞搞得焦頭爛額,也顧不上再保護他了。 

按蒙蒂爾的說法,安南這樣的人之所以能當上聯合國秘書長,是因為五個常任理事國選擇秘書長的標準是:精力不要太旺盛、人不要太聰明、不要太不聽話,不要製造麻煩。越無能、越沒主意的越好。所以,雖然人人都知道安南從來不敢拿主意,還在兩次大屠殺中有瀆職的嫌疑,卻還是在1997年當上了聯合國的秘書長。 

蒙蒂爾還說,像他這樣的人能夠在聯合國內部調查署呆夠十年,已經是非常幸運的了。現在就連這個專門負責調查聯合國內部貪腐問題的調查署也已經快成了一個「愛麗絲魔鏡」,你想成為一個合格的調查員,盡職盡責的去調查和揭露聯合國官員的問題,那你很可能就會成為「不受歡迎」的人。 

蒙蒂爾的直言不諱贏得了澳洲媒體的好感,記者專門花篇幅介紹了他的背景:他14歲時跟隨父母從法國移民到澳洲,高中畢業後當了 16年警察,後來加入了澳洲情報局,主管中東部。在情報局工作期間,他先後在麥覺理大學和悉尼大學拿到了法律學士和碩士學位,1996年加入聯合國內部調查署,後來擔任了調查署的副主管。 

從蒙蒂爾的親身經歷來看,人們不難想像,為什麼這些年聯合國的聲譽和影響力會一路下降了。

2007年10月9日

Michelangelo Sleeping Reclining Male Nude 米開郞基羅手稿(珍貴友誼唯一「物證」)

Michelangelo Sleeping Reclining Male Nude 米開郞基羅手稿(珍貴友誼唯一「物證」)

Studies for the Christ Child and the Infant Saint John the Baptist  聖嬰與施洗者聖約翰

Studies for the Christ Child and the Infant Saint John the Baptist 聖嬰與施洗者聖約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