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情的境界

真情的境界

文/王儀君 (中山大學文學院院長)               

        我唸完《靜水深流》,第一個感想是:真情流露。為什麼呢?唸文學的通常說寫文章是不是有什麼目的,我們會考慮到文字的技巧,也可能會討論到文學的境界。如果考慮這三方面,可以發現這本書集合了純文學及報導文學。因為它是一個自己的經歷,自己看著別人發生在她週遭的事情而寫下來的一本書。一方面它有報導文學的真實感;另一方面她用她很輕快、明快、簡潔的文字,把她所看到的東西清楚地呈現下來。文學領域裡強調representation,意思就是:你用什麼方法陳述發生的事情,對於讀者是不是會有共鳴。

      文學的目的有很多種,有些人是為了求真、求善、求美;有的人則是為了增加自己的名譽。可是曾錚所寫的,完全沒有虛假的感覺或沽名釣譽,她的真情已經到了一個非常高的境界。

      人之所以為人,有一個共同性:我們會有內在的省思,及對外在的看法。藉著曾錚對她自己以及別人經歷的描述,她揭發了在非常灰暗的情境下,人的求生意志,也揮發說明了人共同內心深處的吶喊,從黑白的映照,從真理和邪惡,及人和人之間的誤解竟有那麼大的殺傷力,可以看出她就是在求真、求善。

      我非常,非常地推薦 《靜水深流》這本書,就像他的書名一樣,當你越看到後面的章節,你就會越有一種內心說不出來的人性共憐或是共容的部分,也許這就是我們要互相擁抱的開始。

 曾錚2004年1月攝於臺北法輪大法心得交流會會場。

曾錚2004年1月攝於臺北法輪大法心得交流會會場。

Golden Sun of the Winter 冬日暖陽

Golden Sun of the Winter 冬日暖陽

Out of China to Outer Melbourne [excerpt]

Out of China to Outer Melbourne [excer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