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者的承負

勇者的承負

今天在看《義訴》這部講述全球第一起(2000年8月)法輪功學員在中國大陸起訴江澤民的故事的紀錄片時,忍不住多次流淚。

第一次是當起訴江澤民的「主角」之一王傑解釋爲什麼他因起訴被抓到牢中,被中共打得都快死了,內臟全都打壞了,出來後也沒跟父母講他受過什麼折磨。
他說:如果我說了,他們不會恨中共,他們會恨我師父。

第二次、三次、四次……是看到另一「主角」朱柯明,那麼硬的漢子,在中共黑牢中六天六夜沒合過眼被連續折磨都沒吭一聲的硬漢子,在談到已被折磨致死的王傑時,屢屢要拼命控制自己的情感,但還是忍不住淚盈雙眼……
那種深沉的痛,要多少人修出大覺者的金剛志,才能承負啊……真的像是,「宇宙從頭到尾的苦」,都集中到了今天,要讓這些勇者來承負。

點擊收看:

Jennifer's Photo Stories (1) 曾錚的圖片故事(1)

Jennifer's Photo Stories (1) 曾錚的圖片故事(1)

《共產主義黑皮書》導論之七:罪惡為何被掩

《共產主義黑皮書》導論之七:罪惡為何被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