悉尼晨鋒報:精巧的玩具兔隱含著中國勞教所的苦難(圖)

悉尼晨鋒報:精巧的玩具兔隱含著中國勞教所的苦難(圖)

(曾錚按:這篇報導是我從中國逃到澳大利亞後所爭取到的第一篇媒體報導(那時,想找到願意報導法輪功被迫害真相的媒體相當不容易)。這篇報導發表後,引起很大關注,瑞士雀巢公司爲此改動了在中國生產的相關條例,中共駐堪培拉大使封鐵則「在百忙之中」,親自操刀寫了一封公開信給《悉尼晨鋒報》,說我是爲了申請難民才編造了在勞教所被逼做奴工的事實。
我將封大使的信作爲難民申請的補充材料遞到澳洲墨爾本移民局,並提請他們注意:
1、封大使未否認我是法輪功學員;
2、封大使未否認我曾被勞教;
3、如果「勞動教養所」不逼人「勞動」,爲何不叫「唱歌教養所」或「跳舞教養所」?
4、中共駐澳大使都親自勞動大駕給報紙寫信攻擊我了,我還能回中國嗎?
後來我的難民申請順利通過了,我也因此成爲墨爾本第一個在移民局環節就得到難民身份的法輪功學員。
我猜想,封大使的那封「辟謠信」,應該幫了不少忙吧!謝謝他。)

【明慧網2001年12月30日】《悉尼晨鋒報》2001年12月28日在一篇報導中寫道,裝潢漂亮,堆滿了聖誕玩具的商店把曾錚帶回到痛苦的回憶中。

當她在悉尼等待她的難民身份期間,這位35歲的法輪功修煉者回顧了她在北京新安勞教所的12個月監禁生活。她說,在那裡,毆打、電擊和不讓人睡覺都是中國勞教所用來轉化這個被禁修煉團體的人們的手段。

而深深地印在她的頭腦中、揮之不去的是那10萬張長耳齙牙玩具兔的臉,上面印有雀巢(Nestle)的商標。

「我們被告知每隻兔子賣相當於6澳分的價,」曾女士說,「勞教所拿走所有的錢。我們一分錢也得不到。」

曾女士和約130名被關押的人被迫每天早上5點30分開始工作直到第二天凌晨,每週工作7天。

她說,被關在裡面的人每天的睡眠不得超過3或4小時。

曾女士要求對中國勞教所內無償的監獄勞動進行一次獨立調查。

大赦國際說它已經記錄下了(江氏政府)對法輪功修煉者的任意逮捕、不經審判的監禁、酷刑折磨,這些行為已經導致了250多人在警察拘留期間死亡。

報導說澳洲的內斯特爾公司的發言人說他無法對曾女士的申訴發表評論,並將本報(晨鋒報)提出的問題轉送該公司在瑞士的總部。隨後,內斯特爾向本報發布了一份聲明,證實該公司今年初向北京的一家玩具製造商--北京米其玩具有限公司訂購了11萬隻絨兔,以為雀巢(Nesquik)做促銷之用。

然而,據雀巢總部說,沒有證據表明雀巢在中國的生意來往與(勞教所的)強迫勞動有關聯,該公司在中國各地設有18個廠,共雇佣8000工人。

聲明說,「依照雀巢公司的商業原則,雀巢不從那些使用強迫勞動或監獄勞動的公司或機構購買產品或材料。」

為了她的信仰而被監禁,並被強迫為跨國公司做玩具…曾錚在悉尼煉功(圖片/安德魯.泰勒(Andrew Taylor))

為了她的信仰而被監禁,並被強迫為跨國公司做玩具…曾錚在悉尼煉功(圖片/安德魯.泰勒(Andrew Taylor))

曾女士已對這些玩具的特徵做了詳細的描述,她說被關押的法輪功修煉者被迫在非人的條件下製作這些玩具,隨後她在幾個內斯特爾的網站上認出了這些玩具。

「我希望有關的機構能獨立地調查這件事,並向全世界證明中國勞教所的確強迫人們生產出口產品。」

轉載自: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12/30/22263.html

Alarming Figures, Calculations and “Crime Laundry” Attempts

Alarming Figures, Calculations and “Crime Laundry” Attempts

Behold 凝悟

Behold 凝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