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加政要布里斯本活摘器官報告會問答

歐加政要布里斯本活摘器官報告會問答

【大紀元2006年8月27日訊】(大紀元記者林珊如布里斯本報導)於16日抵澳披露中共活體摘取中國法輪功修煉者器官調查報告的歐洲議會副主席愛德華‧麥克米蘭‧斯考特(Edward McMillan-Scott)和加國活摘器官獨立調查報告的作者之一大衛‧喬高(David Kilgour),繼堪培拉國會,悉尼和墨爾本的成功報告會之後於8月22日抵達布里斯本, 並在市政府禮堂及昆士蘭大學舉行了兩場報告會及一場記者招待會。觀眾反應熱烈,並且相繼提問。以下為報告會中觀眾所提出的重要問題及貴賓們的回答。

記者招待會現場。

記者招待會現場。

問:我是一個人權組織的成員,我想請問法輪功的結構、信仰和活動是什麼,為什麼中共把法輪功視為對它的威脅? 

曾錚:很多人問到這個問題。 我認為首先一個原因是因為法輪功太受民眾歡迎了。中共以暴力和欺騙的手段竊取了政權,所以對他們來說,以欺騙和恐怖手段來掌控人們的思想就是最重要的。法輪功信仰真、善、忍,這些理念和中共那一套思想意識完全不同。對中共來說最可怕的就是失去對人民的思想和精神的操控,因為失去這種操控,中共就會失掉對政權的操控,這就是中共把法輪功視為威脅的一個首要原因。法輪功信仰真、善、忍,跟中共的那一套完全不同。

歐洲議會副主席愛德華‧麥克米蘭‧斯考特(Edward McMillan-Scott)與曾錚在報告會上。

歐洲議會副主席愛德華‧麥克米蘭‧斯考特(Edward McMillan-Scott)與曾錚在報告會上。

問: 我有兩位朋友即將要前往中國協助2008年奧運會的籌辦, 我應該阻止他們去嗎? 請給我提供一些建議。 

曾錚:我認為,中共政權加入世貿組織和申請主辦2008年奧運會時,曾許諾要尊重人權,我們至少可以要求中共政權信守其申請主辦奧運會時的承諾。還一個從中共高層人士那得來的消息,實際上,中共政權的政策是要在奧運會前全部清除包括法輪功在內的各種異己團體,這樣,兩年以後舉行奧運時就不會有「麻煩」。人們應該了解中共的這個政策,那就是他們要在奧運會前清除一切異己人士,避免奧運會時有「麻煩」。但至於你朋友們該不該去, 那是他們的選擇。

曾錚在報告會上回答問題。

曾錚在報告會上回答問題。

問:我是學生。請問麥克米蘭-斯考特先生,您是怎樣看待最近大批中國人退黨?另一個問題是, 很多國家政府對此事保持沉默是因為與中國的經濟貿易合作有關嗎? 

愛德華:我想大多數的中國人都認識到了中共的各級政府體制十分腐敗, 而這致使人民十分憤怒。舉例來說, 一份報告指出, 在過去的一年中, 中國有超過九萬起鄉村及城市人士被拘捕的案件。這顯然是一個大問題, 中共政權如此的凶暴殘忍、任意妄為。我來自歐洲,我們曾經歷長時間的衝突,後來因為歐洲聯盟走向穩定。上一次動亂時期是前蘇聯倒塌時, 前蘇聯的瓦解不是因為政治家, 而主要是由主教派教主們在東德等地宣導, 鼓勵人民上街游行來反對體制的腐敗。我不抱太大希望,但中國似乎也將可能以這樣的方式,逐漸走向民主的未來。成為一個較友善的國家如澳大利亞。我個人認為中國政府決定鎮壓像法輪功這樣的團體是非常愚蠢及不明智的,因為法輪功是一個信仰團體,不是政治團體。法輪功修煉者雖然被殘酷迫害但他/她們並沒有放棄自己的信仰。在我看來中共政權做出這樣愚蠢的決定是個很大的錯誤。

歐洲議會副主席愛德華‧麥克米蘭‧斯考特(Edward McMillan-Scott)在回答問題。

歐洲議會副主席愛德華‧麥克米蘭‧斯考特(Edward McMillan-Scott)在回答問題。

問:我是一名醫師。我想請問大衛‧喬高先生, 對於活摘器官的事您是否得到許多來自醫學界的回應? 據我所知,西方人為中國販賣器官的主要市場。人們需花費幾千元向中國購買肝臟,腎臟等。我也知道澳洲的醫生必須照顧那些去中國進行器官移植手術後回國的人。另外, 中國也有醫生來澳洲進行器官移植培訓等。 

喬高: 一些西方移植專家誤解我們反對器官移植。我們並不反對任何人在自願的情況下捐獻他/她們的器官,如車禍意外等。實際上我們說的不是一回事。我們的調查報告是指在中國將非自願者以謀殺的方式摘取器官換取牟利。我們曾與參加美國波士頓器官移植世界大會的幾千民醫生會面。對於您所提出的問題可以參考我們報告中的建議部分。我們也希望有更多的人能捐贈器官以減少中國這種謀殺。

前加拿大國會議員大衛‧喬高(David Kilgour)與法輪功學員戴志珍在報告會上。

前加拿大國會議員大衛‧喬高(David Kilgour)與法輪功學員戴志珍在報告會上。

問:我的問題是:第一、如果我們澳洲有獨立調查團能進入中國, 從這裡申請去中國的簽證難度有多高? 第二、中共政權行為如此惡劣, 將可能透明化的讓我們真正展開調查嗎? 

愛德華: 我和大衛在尋求的是國際性的調查, 而上週在坎培拉的會議中取得了澳洲朝野兩黨對活摘器官指控開展獨立調查一事形成跨黨派共識, 但問題是如何進入中國, 對於這樣的事或其他的事, 中共都不會輕易讓人進入的。舉例來說, 北京的記者在沒有許可證的情況下是不允許離開北京的, 處於限制十分嚴謹的環境之中。中國13億人口除了經濟上對外開放外, 其它方面幾乎完全與世界隔絕。所以要進入中國進行調查並不容易。但盡管如此,我們還是必須要在今年九月向聯合國會上的其它成員呼吁這件事情。

問:高智晟律師因為替法輪功說話而近日遭北京警察秘密拘捕, 麥克米蘭‧斯考特先生,高律師做著與您類似的事,請問您對此事有何看法? 

愛德華: 很顯然這是中共當局因為我們的獨立調查及這份調查報告感到恐慌所做出的回應之一。以拘捕高智晟和其他幾個律師, 以及襲擊香港議員何俊仁事件,可以明顯看出中共政權已到了失去理智, 喪心病狂的地步。你也許想問, 在中國接受器官移植者都需自費, 並沒得到政府太多的資助, 那在活摘器官上中共中央政府是如何從中牟取暴利的,整個過程又是如何運作的。目前就我們所知,中共政權的軍隊充當著運送器官的工具,就像中國運送器官的郵局。這直接暗示著是中共政權在著手進行這件事, 也就是集體屠殺。

轉載自:http://www.epochtimes.com/b5/6/8/27/n1435675.htm

2006年8月22日, 大衛·喬高和麥克米蘭-史考特在昆士蘭大學舉行中共活摘器官報告會。(大紀元)

2006年8月22日, 大衛·喬高和麥克米蘭-史考特在昆士蘭大學舉行中共活摘器官報告會。(大紀元)

Regime of Fear

Regime of Fear

Easter is Coming 復活節快樂

Easter is Coming 復活節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