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用林獲簽證與中組部之退黨「闢謠」

陳用林獲簽證與中組部之退黨「闢謠」

2005年7月8日,在陳用林從中領館出走整整六週後,他們一家三口獲得了澳洲保護簽證。就在頭一天,中共駐澳大使傅瑩曾威脅說,若給予陳用林庇護,將鼓勵更多中國人到澳洲申請避難。

短短的六週,對陳用林一家來說,不啻翻天覆地的變化。在一次公眾集會上,陳用林說:「這一個月我像生活在地獄中一樣。」曾有人抓住這句話攻擊他說,你不是號稱投奔自由了嗎,怎麼會覺得像在地獄之中?

如果我們來回顧一下短短的六週中世界範圍內所發生的變化,就不會不理解為甚麼陳用林會感到如此巨大的壓力了。

陳多次聲稱,他只是一個普通的人,但他嚮往一份自由及不違背自己良心的生活,為此,他不能繼續在中領館這個「監獄」裡充當迫害異議人士和法輪功學員的工具。

他5月26日從中領館出走後直奔市中區的移民局,提交政治庇護申請。原以為能安靜地解決這件事,卻被24小時內的拒絕,可疑人員的追殺,及被綁架回中國的恐懼,而不得不選擇戲劇般地出現在悉尼紀念六四及聲援200萬人退黨的集會上,並令人驚異地公佈了發生在澳洲境內的中共綁架案,及多達千餘的特務網絡。

立刻,媒體嘩然。澳洲國土安全問題、澳洲是否在與中共的交往中犧牲了澳洲的價值理念和國家尊嚴,以至長期被忽視的法輪功學員在澳洲境內受監控和騷擾問題,一時成了媒體「長期」密集報導的重點,幾乎是「一邊倒」的同情陳用林、譴責特務及騷擾活動的聲音,構成了強大的輿論壓力。

陳用林事件之所以能「長期」被媒體關注,還在於繼他之後連二接三的更多投誠者的出現及其曝料:原天津610警察郝鳳軍、另一名未公佈姓名的已獲澳洲保護的原中共警官、加拿大韓廣生、比利時投誠中共間諜,甚至逃至澳洲已近一年卻未被主流媒體充分關注過的學者袁紅冰……這些投誠者所展示給西方的,是一個對內實行鐵血高壓,對外實行擴張及滲透,並且正全面、迅速走向「法西斯化」的中共。

於是乎,美國前國防部官員發表言論,稱美國高度關注澳洲對陳用林事件的處置,美國主流媒體亦發表題為「中國法西斯化的警笛聲」的文章;加拿大考慮修改外國投資法以對付中共間諜,並展開對間諜指控的調查;歐洲多個國家針對比利時投誠間諜提供的情報進行全面調查;日本不聲不響地發佈了2005年防衛白皮書,除了稱密切注意中國軍艦動向外,還罕見地警告日企投資中國有風險;澳洲議會則通過一個保護法輪功學員不受騷擾的動議案……

這些,只是看得見的直接表現。而作為陳用林事件的「主角」的另一方中共,則除了發表了一篇五百多字語焉不詳的稱少數人為留在澳洲而「造謠」的不能稱之為報導的「報導」外,根本沒有就此事做出任何反應。因為對於中共來說,陳用林等官員的「叛逃」,只是由大紀元《九評共產黨》所引發的生存危機及近300萬人的退黨大潮中的幾起突出事件而已。在堵截《九評共產黨》在大陸的傳播尚力不從心之際,中共已無力向陳用林等人發威——也許除了幾個恐嚇電話之外。

7月3日晚,大陸25個電視頻道,包括13個中央電視台(CCTV)頻道,12個省、市級的電視頻道被插播了九評和百萬人退黨的消息。7月7日,中組部副部長李景田在國務院新聞辦舉行的記者招待會上「闢謠」說,境外「個別網站」發佈的「數以千計」的黨員要求退黨的消息是「謠言」。

這也許是中共官方迄今第一次公開回應退黨潮吧。瞭解中共的人士都不難看出,負責為中共招募人員的中組部副部長的「闢謠」,代表了中共對退黨大潮無可奈何的承認,和掩耳盜鈴式的自壯膽氣。

這才是問題的關鍵和實質所在。儘管倫敦的爆炸案再一次讓世界將目光轉向了恐怖主義活動,但歷史還將一次次地讓世界的目光再次投向中國——那個被中共劫持著對人民實行國家恐怖主義的國度,以及那個以經濟利益做誘餌,引誘全世界與其行淫的「大淫婦」。

世界是一個大舞台,每個人都既是演員,也是觀眾。在能不能認清中共、最後要不要中共這一歷史性的選擇中,每個人,每個團體都在做出自己的選擇和表演。

比如澳洲外長部長唐納。三年前為討好中共而簽發禁止法輪功橫幅的文件,這一次在處理陳用林的事件上,態度亦是曖昧不清,在接受ABC電視台採訪、被正義的記者逼到「牆角」時,才不得不評論道:「陳用林這樣的案子沒甚麼特殊,每年有1000多名中國人到澳洲申請避難」。不管他的外交辭令說得多少光滑溜圓,誰都知道,陳用林的案子非常特殊,那麼唐納在這一件事上故意瞪著眼睛說瞎話的表演,也讓全世界都看見了。

再比如「微笑大使」傅瑩,第一次微笑著在電視上說出「陳用林回國不會受迫害」後,就在主流媒體的讀者投票「選舉」中贏得了「撒謊大使」的頭銜;7月7日對媒體說陳用林「貪得無厭」,並威脅如果澳洲給予陳用林保護簽證,將招致更多人效仿後的第二天,澳洲移民局便真的給了陳用林一家三口永久居留權——這真是打在傅瑩微笑著的臉龐上的一記響亮的耳光。

按傅瑩的說法,陳用林有吃有喝有官做,還想要自由的心靈,及免於做中共幫兇的命運,就是「貪得無厭」了,這與中共的「人權就是生存權」的「豬權論」出之一轍;嚇唬澳洲給予陳用林保護簽證會招來更多的效仿者的流氓口吻,則出自六四後中共嚇唬西方,如果給予中國人民主,中國就會亂,就會給國際社會帶來大量難民的「黃禍論」;處處混淆視聽,將反中共等同於反中國,則更是對中共洗腦術的嫻熟運用。

為中共效力者都不得不變得如此面目可憎嗎?「微笑大使」傅瑩,有一天是否會有勇氣和智慧步陳用林的後塵?不管怎樣,筆者仍然期待。

還有就是澳洲及海外一些中文媒體。如果說在陳用林事件前,這些媒體在某些事情上還有些遮遮掩掩,儘量想保持「公正面目」的話,這一次,在陳用林這件「不得不報」的事情上,它們卻終於露出了真面目,有的故意「誤報」,如將特務活動的受害人、法輪功學員李迎變成「特務」;有的製造無中生有的消息,如袁紅冰避難申請被拒;有的即便是用「陳用林一家三口獲保護簽證」做報導題目,卻只用了一句話說這件事,其餘90%以上的篇幅,仍在引用傅瑩前一天已過時的威脅和人身攻擊,讓人覺得牛唇不對馬嘴。

這些中文媒體讓人歎息搖頭的表現,反過來卻又印證了陳用林、袁紅冰等人的指稱:通過文化、經濟、教育、傳媒的全面滲透,將澳洲變為中共的「政治或意識形態殖民地」,或「大周邊」,是中共對澳的長期外交戰略。

只可惜,這是中共的一廂情願。大量的事實和報導已經讓人們看到了中共的陰謀;陳用林出走以來各方力量的角逐和展現,也讓人們看到了,澳洲和國際社會,畢竟還是正義的力量在起著主導作用。

是的,陳用林只是一個普通的中國人,所以作為這場正邪大較量的「焦點」,他有時會感到不勝重負;但是,在歷史的潮流中,他被推動著做出了一個不普通的決定;在「涇渭看分明,人人做選擇」的歷史時刻關鍵,他扮演了一個不平凡的角色。

為此,我為陳用林歡呼,為陳用林的妻子、女兒的生命的永遠歡呼,也為澳洲公眾和澳洲政府歡呼。

2005年7月10日

中國前外交官陳用林2010年9月26日在悉尼八千萬退黨集會上發言。(攝影:素善 / 大紀元)

中國前外交官陳用林2010年9月26日在悉尼八千萬退黨集會上發言。(攝影:素善 / 大紀元)

原載於:http://www.epochtimes.com/b5/5/7/10/n980983.htm

Early Spring 早春

Early Spring 早春

Morning Light in the Woods 晨曦

Morning Light in the Woods 晨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