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女官員性賄賂醜聞引發的政壇地震

澳洲女官員性賄賂醜聞引發的政壇地震

最近澳大利亞臥龍崗市一名女官員向三名地產開發商索取性賄賂的醜聞被廣泛曝光後,引發了一場官場地震,最終導致臥龍崗市政廳被解散,13名市議員全體「下課」,讓人感慨良多。

臥龍崗(Wollongong)是悉尼以南約80公里的一個市鎮,是新南威爾爾士州第三大城市,大約有50萬人口。

臥龍崗市政廳一名主管城市規劃的女官員,32歲的貝絲‧摩根(Beth Morgan)最近在接受廉政公署(也可譯成「反腐敗委員會(Independent Commission Against Corruption)」)的調查時,承認曾接受過三名地產開發商的「禮物」,還與他們有過不正當的男女關係;按其中一名開發商的說法,是這位女官員向他索要性賄賂。

作為回報,貝絲‧摩根不但批給了這幾名開發商價值最高達1億澳元(相當於6.67億人民幣,29億台幣)的項目,還允許他們把本應該在項目開發之前交納的基礎建設費推遲到18個月的工程期過去之後才交。

除貝絲‧摩根外,另外四名市議員也被指控向地產開發商索取賄賂。

自廉政公署舉行聽證會審理這一系列腐敗案來,媒體當然是「窮追猛打」,全程曝光,讓臥龍崗市政廳臉面丟盡。

事實上,鬧出醜聞的貝絲‧摩根去年就已辭職了,在聽證過程中,四名被控有索賄行為的議員也自行請辭。

聽證會結束的3月4號,廉政公署正式建議州政府解散「已出現系統性腐敗」的臥龍崗市政廳,州政府當日就決定按此執行,並由總督簽署了官文,同時任命了由三人組成的行政委員會,代行市政廳職責,任期四年。

不僅如此,事件還已延燒到新南威爾士州州政府、悉尼市,乃至整個執政黨工黨。悉尼市市長摩爾(Clover Moore)、新南威爾士州規劃廳廳長沙陀等人在什麼時間、接受了哪個開發商多少數額的捐款等等這些事情都被媒體掀了個「底朝天」,比如悉尼市長摩爾曾接受過一名叫做霍莫斯(Holmes a Court)的地產商三筆政治性捐款,金額分別是840澳元、1440澳元及6400澳元。媒體質疑悉尼市長接受這些捐款與批給霍莫斯一個地產項目之間,畢竟有無關聯。

在這樣的壓力下,州政府和聯邦政府都提出要改革政治獻金製度。新州政府的方案是,以後地產開發商在申請地產項目時,必須同時申報自己給哪個政黨捐了多少錢, 同時準備禁止議員人個接受政治性捐款。

聯邦政府則提出,要實行更加嚴格的政治性捐款申報制度,從四年申報一次改為一年申報兩次,另外規定捐獻1000澳元以上的政治性獻金時,必須進行申報,並且不許接受外國人的政治性捐款,等等。
所有這些,當然都是試圖杜絕政府的決定受商人的錢的影響、杜絕權錢交易,讓「有錢能使鬼推磨」這一點,不那麼容易實現。

臥龍崗市女官員接受性賄賂的醜聞曝 光後,中國官方媒體也做了廣泛報導。比較有意思的是大陸網友的評論。有的說:「都是我泱泱大國玩剩下的了,搞來搞去不就是幾萬澳元,我國縣級幹部就能搞出來了,澳大利亞人民真是少見多怪!」

有的對那位女官員說:「後悔了吧!下輩子來中國當官吧!」

還有的說:「這也叫事兒? 就這還搞的雞飛狗跳的,還要讓整個市政府下台?」 

確實,細算起來,貝絲‧摩根接受賄賂的金額並不大,那名與她關係最密切的名叫威勒(Frank Vellar)的開發商,共送過她十來次現金,每次1000-2000澳元,加起來不過一、兩萬,相當於十幾萬人民幣。

但是,這樣的事情,在澳洲就算是轟動消息了。一位剛從大陸到澳洲不久的華人朋友在聽到臥龍崗市政廳全體「下課」的消息時,脫口歎道:「這麼狠?」

是啊,「這麼狠」,就因為 腐敗、權錢交易、權色交易,在哪個國家都不是好事兒。區別只在於,如果有新聞自由、有反對黨和公眾的監督,腐敗能得到揭露,官員的權力不容易無限度的被濫 用,而州政府會為了挽回公眾信心,讓「腐敗的」市政廳議員全體「下課」。

台灣《看》雜誌首發

 2008-03-14

 

《每日電訊》(Daily Telegraphy )網站關於貝絲‧摩根(Beth Morgan)的報導。圖為貝絲‧摩根。

《每日電訊》(Daily Telegraphy )網站關於貝絲‧摩根(Beth Morgan)的報導。圖為貝絲‧摩根。

Torture Camps Minutes From Olympic Sites

Torture Camps Minutes From Olympic Sites

"And up into the Heavens There is a Sea of Udumbara Flowers" 「天外優曇海 縹緲白霓裳」

"And up into the Heavens There is a Sea of Udumbara Flowers" 「天外優曇海 縹緲白霓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