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產主義黑皮書》:中亞的反抗與征服

《共產主義黑皮書》:中亞的反抗與征服

《共產主義黑皮書》第一部分 蘇聯的暴力、鎮壓和恐怖(27)

作者:尼古拉‧韋爾特(Nicolas Werth)

【大紀元2018年03月22日訊】(編者按:《共產主義黑皮書》依據原始檔案資料,系統地詳述了共產主義在世界各地製造的「罪行、恐怖和鎮壓」。本書1997年在法國首度出版後,震撼歐美,被譽為是對「一個世紀以來共產主義專制的真正里程碑式的總結」。大紀元和博大出版社獲得本書原著出版方簽約授權,翻譯和發行中文全譯本。大紀元網站率先連載,以饗讀者。文章標題為編者所加。)

格別烏的日常活動,包括將數以千計的人們判處軟禁或關集中營。不僅如此,這個祕密警察機構還參與規模完全不同的具體鎮壓行動。在實行新經濟政策的那些表面平靜的年月,從1923年到1927年,俄國周邊的共和國——外高加索和中亞——經歷了最血腥和最大規模的鎮壓。19世紀,這些國家大多數都對俄國的擴張主義進行了強烈抵制,只在臨近此時才被布爾什維克再度征服:阿塞拜疆是在1920年4月;亞美尼亞在1920年12月;格魯吉亞在1921年2月;達吉斯坦在1921年底;土耳其斯坦,包括布哈拉,在1920年秋季。當時他們仍在頑強抵制蘇維埃化進程。「我們仍然只控制著主要的城市,更確切地說,是主要的城市中心。」契卡全權代表揚.彼得斯(Jan Peters)1923年1月寫道。從1918年到20世紀20年代末,中亞的大部分地區,除了城市外,依然掌握在巴斯瑪奇(basmachis)手中。這一狀況在一些地區甚至持續到1935—1936年。basmachis這個詞(在烏茲別克語裡是「土匪」的意思)被俄國人用於指所有的游擊隊員,不論是定居的還是遊牧的,諸如烏茲別克人、土庫曼人和吉爾吉斯人等。他們在各地區的行動彼此獨立。

這場反抗的主戰場在費爾干納盆地(Fergana Valley)。布哈拉1920年9月被紅軍攻陷後,起義蔓延至老布哈拉酋長國的西部和南部地區,以及土庫曼草原的西部地區。1921年初期,紅軍總部估計,武裝的巴斯瑪奇人數在3萬人左右。這場運動的領導層人員極其混雜,由當地的村長或部落首領、傳統的宗教領袖和來自國外的穆斯林民族主義領導人組成,如前土耳其國防部長恩維爾.帕夏(Enver Pasha)。1922年,他在與契卡小分隊的戰鬥中陣亡。

巴斯瑪奇運動是一場自發性起義,反對的是「無信仰者」和「俄國壓迫者」——這個舊敵人以新的形式再度來襲,這次不僅想要土地和牛隻,也企圖褻瀆穆斯林的精神世界。這場本質是殖民性質的「平定」之戰,開展了十餘年。它需要很大一部分俄國武裝部隊和祕密警察特種部隊,其主要部分之一後演變成東方部(Oriental Department)。對於這場戰爭的死難者人數,甚至連猜測都不可能。

格別烏東方部的第二大負責區域是外高加索(Transcaucasia)。在20世紀20年代前半部分,達吉斯坦、格魯吉亞和車臣飽受鎮壓。達吉斯坦抵制了蘇聯的入侵,直到1921年。在謝赫.烏尊.哈吉(Sheikh Uzun Hadji)的指揮下,納加什邦迪(Naqshbandi)派成員的穆斯林兄弟會在山區民眾中領導了一場大型反抗運動。這場針對俄國侵略者的鬥爭呈現出聖戰性質。它持續了一年多。一些地區僅靠猛烈轟炸和大規模屠殺平民而「平定」下來。這些轟炸和屠殺一直持續到1924年。

在孟什維克政府治下獨立三年之後,格魯吉亞於1921年2月被紅軍占領。用外高加索布爾什維克黨委書記亞歷山大.米亞斯尼科夫(Aleksandr Myasnikov)的話說,這仍是「一件顯然很艱鉅的事情」。當地的黨組織只是一個骨架,三年內招募的成員還不到1萬人,且面臨一個擁有約10萬人、受過良好教育的貴族階級和一個蓬勃發展的孟什維克抵抗組織(1920年孟什維克黨已擁有約6萬名地方成員)的反對。格魯吉亞的恐怖,由具有無上權力的格魯吉亞契卡所實施。該機構基本上獨立於莫斯科,由25歲的警察拉夫連季.貝里亞(Lavrenti Beria)所領導。此人很快就在契卡內迅速晉升。儘管如此,1922年底,流亡的孟什維克領導人仍設法將所有反布爾什維克黨派組織成一個格魯吉亞獨立祕密委員會,為起義做準備。這場反抗始於奇阿圖拉(Chiatura)小鎮,主要由古列夫地區的農民組成,幾天之內就蔓延到格魯吉亞25個地區中的5個。然而,面對裝備著重型火炮和空中力量的俄軍優勢兵力,這場起義在一星期內就被粉碎。外高加索布爾什維克黨委第一書記謝爾戈.奧爾忠尼啟澤和拉夫連季.貝里亞,以這場起義作為「一勞永逸除掉孟什維克和格魯吉亞貴族」的藉口。根據近來公布的數據,1924年8月29日至9月5日,有12,578人被槍決。鎮壓如此廣泛,連政治局也作出了反應。黨的領導層發信息給奧爾忠尼啟澤,指示他不要以這種無中央委員會明確授權的方式,處決過多的人或除掉政治敵人。儘管如此,就地處決仍持續了數月。在1924年10月莫斯科中央委員會一次會議前,奧爾忠尼啟澤承認,「也許我們確實做得有點過火,但我們控制不住自己。」

在格魯吉亞起義被粉碎一年後,這個政權就在車臣發動了一場大規模的「平定」運動。在那裡,人們仍忙著自己的事情,彷彿蘇維埃政權並不存在。1925年8月27日至9月15日,傑羅姆.烏波雷維奇(Ierome Uborevich)將軍領導的超過萬人的紅軍正規部隊,在格別烏特種部隊的支持下,開啟了一場浩大的行動,試圖將仍占據農村的車臣游擊隊解除武裝。成千上萬的武器被繳獲,近千名「土匪」被捕。抵抗是如此猛烈,以至格別烏領導人溫施利希特報告稱,「部隊被迫藉助重型火炮來轟炸反抗軍據點。」這場新的「平定」行動,在所謂的「格別烏最佳時刻」實施,在其步入尾聲之際,溫施利希特如此為他的報告作結:「我們在土耳其斯坦對巴斯瑪奇的鬥爭以及在烏克蘭對土匪的鬥爭之經驗證明:軍事鎮壓要想奏效,必須在其後對該國核心部分進行高強度的蘇維埃化。」#(待續)

譯者:言純均,責任編輯:張憲義

轉載自:http://www.epochtimes.com/b5/18/3/14/n10217382.htm

Temples on Mt Heng in Shanxi, China 恆山廟宇

Temples on Mt Heng in Shanxi, China 恆山廟宇

舊聞:記錄片《自由中國》在棕櫚灘國際影展放映

舊聞:記錄片《自由中國》在棕櫚灘國際影展放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