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洛誦:愛,不會隨風而逝 (8)

陶洛誦:愛,不會隨風而逝 (8)

我離開中國近二十年,隨著科學的發達,共產暴政在逐步升級,監獄裡越來越黑暗,像電棍、毒針、小籠子,——還有犯人頭可以對其他犯人肆無忌憚的欺凌。對政治犯向來比對刑事犯殘酷,因為政治犯有思想有靈魂。

對於找到終極真理的人,對有信仰的修煉者,“把全世界的軍隊,警察放到我的腳下,我都不怕。”這是法輪功學員,世界著名女作家曾錚不經意的一句話,這次開會我與她住一間屋,有機會看到法輪功學員的生活方式,有機會與曾錚進行交流,獲得不少啟發。

當真正的智者勇者出現,有的一開始就讓人感得到炫目的光輝,有的慢慢的淡淡的發射著幽深的光芒,或早或晚都能給世界帶來影響。

“法輪功”作為人類史上宗教史上的新生事物登上歷史的舞台,引起越來越多人們的關注。

因為尚未對法輪功的起源,李洪志先生的著作,法輪功修煉者們的狀況作深入的研究,故在此只能淡淡我與法輪功修煉者們有限的接觸的一點點感想。

那是一次很遺憾的失之交臂,大概是在一九九六年老作家劉真大姐把我們全家請到她家,向我介紹法輪功,並只收成本費地賣給我兩本李先生著作,一盤煉功磁帶。

我遺憾的是對法輪功裡面提供的理論與信息沒做進一步的探討,從小受到的無神論教育拒絕一切有關神的啟示。

人的身上有三性,獸性、人性、神性。黨文化摧殘人性,敗壞人性,激發獸性,宗教的目的是啟發人心中的神性。

最近幾年,除了袁紅冰,孫立勇,陳用林對我的震撼與影響外,就是法輪功了。

《大紀元時報》和《大洋時報》不時刊登王友琴的文章,使我想起還有這麼個埋頭苦干挑戰共產暴政的學妹。

《大紀元時報》請來歷史學家辛灝年先生,使我們看到共產黨篡改歷史,顛倒黑白,不抗日還搗亂,利用國民黨抗日趁機坐大最後搶奪天下的事實,讓我們看到今日改革的實質。

《大紀元時報》發表的《九評共產黨》從理論上摧垮了黨文化,再一次敲響共產黨的喪鐘。筆者認為共產黨的第一次喪鐘是八九民運,“六四”開槍後筆者當時寫了一首詩“喪鐘為誰而鳴,”登在當時的“華聲報”上。緊接著就聽到蘇聯及東歐共產黨國家解體的消息。

這次《自由文化運動》第一屆年會上著名學者極權主義文化研究者仲維光先生對法輪功做了高度的評價,指出這是一種獨立於黨文化以外的滅不了的文化,筆者深感贊同。

陳香梅女士說:“二十世紀人類最大的災難,共產主義和愛滋病。”

共產主義理論鼓動流氓無產者、痞子、失學失路者犯上作亂,打砸搶,“槍桿子裡面出政權,”奪取政權前後,殺人如麻,實為人類最大的浩劫,人類史上最無道最黑暗的一頁。

法輪功為清除黨文化,恢復人的靈性做出卓越的貢獻。

在此,我對羅娜、皮特曾錚,楊真等朋友對我靈性上和實際上的幫助表示感謝。

皮特打電話告訴我,曾錚幫我帶回一個遺忘的藍球,事情雖小,法輪功學員為人處世的態度可見一斑。

原載於:http://www.epochtimes.com/b5/7/2/12/n1620813.htm

Orpheus or Apollo 俄耳甫斯或阿波羅青銅像

Orpheus or Apollo 俄耳甫斯或阿波羅青銅像

層層剖析中共盜賣法輪功器官官方流程

層層剖析中共盜賣法輪功器官官方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