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1紀念館設計者談設計思想

911紀念館設計者談設計思想

點擊收看:

【新唐人2011年9月14日訊】9月12日首日對公眾開放的911紀念館引起了來自全球的關注。紀念館的設計者阿拉得向本臺記者暢談了他的設計思想和靈感來源。請看報導。

911紀念館的設計方案,是從來自63個國家的5000多種不同的設計方案中挑選出來的。紀念館設計師阿拉得(Michael Arad)說,他想讓這個紀念館能夠與紐約城的完美的融合。

阿拉得:「我想,人們對911紀念館會做出不同的反應,我想要做的,是明確的表現那一天給我們留下的缺失,以及這種缺失的永恆存在,時間不會抹去或治癒任何傷痕,但會改變我們對傷痕的感受。

我想將那一天的歷史與已經在向前行進的紐約城的日常生活聯繫起來,而不是只是建造一個與這個城市的生活無關的紀念館。我想建一個與這個城市的生活完全融合的紀念館。

這是一個創傷的所在地,這是一個傷痕,我們不掩飾這個傷痕,但這也不是一個我們要去張揚或慶祝的傷痕,這是一個客觀存在在那裏的傷痕,它是我們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也會成為今後我們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它也將我們在那一天遭受的損失帶入我們的每一天,這不是說我們多無能,而是說,這就是我們,以及我們是怎樣在此基礎上繼續前行的。

阿拉得說,紀念館的設計靈感,早在設計比賽開始之前就有了。

阿拉得:「911攻擊發生幾個之後,我的頭腦中出現了無法解說的畫面,一個想法:一條河流的河面被撕裂了,形成了兩個方形的空洞,水流向這兩個空洞,這當時對我來說有些荒唐,水不會這樣流動的。」

但我為這個想法著迷,我花了幾個月的時間來嚐試這個想法,畫了許多圖,建了許多模型,最後,我建了這個小小的噴泉,表達了河面被兩個方形的空洞撕裂,水流向這兩個方形空洞的想法,而這兩個空洞永遠也填不滿,永遠是空的——無論時間怎樣流逝,無論外面的水怎樣往裏流。

我建了一個小小的模型,我從我住的公寓樓的樓頂這拍那些摩天大樓在天空中形成的線條,以及雙子樓被毀後留下的空缺,這些線條和空缺都倒印在這兩個空洞的水面。
然後我就把它放下一邊的,這只是我個人所做的努力,只是我個人的東西,是我個人在紐約所看到的。

一年以後,911紀念館主建築的設計比賽開始了,我就想把自己的想法拿出來,看看能不能把它擴展,做一些改變,並帶到世貿中心的現場來,不是在河流下了,而是就在這裏,那兩個雙子塔的遺址。

所以我就想到了建這兩個方形的空洞,建在雙子塔原來的地基處,當你走過這兩個空洞的四周,一個個去數那些死者的名字時,你是在雙子塔原來的地基上做著這一切。你能看到雙子塔的規模,看到圍繞著兩個空洞的數不清的名字——每一個上面有將近1500個名字。
我覺得那會是一個非常具有震撼力,又非常悲愴的時刻,我們可以站在那裏,試圖從一個小小的層面,去試圖理解那天所發生的一切。

阿拉得還說:「在遭受911攻擊的時候,紐約人堅強的一起對勇敢的面對了那一切,他希望紀念館的建成,也能給紐約人提供一個共同面對911傷痛的場合和契機。」

阿拉得:「像聯合廣場、華盛頓廣場這樣的公眾空間是將我們的社會聯結在一起的地方。它們不僅僅是將我們的身體連結在一起,而且將我們的情感連結在一起,它們起到很重要的作用,幫助我們治癒911的創傷,幫助我們理解那個日子。」

我 想讓人們能夠在這裏擁有一個能安靜思考的時刻,能有一個互動性的思考,能夠與自己的內心對話,我們常常因為太忙了,在忙下一個事情,而沒有時間靜下來與自 己的內心對話。而在這樣的一個地方,你可以將日常生活中其他事情先放一放,你可以把這座城市的喧囂暫時忘卻。你可以將注意力集中到你面前這些死者的名字 上,集中在你與那個歷史的時刻之間的關係上,集中到今天,以及你應該做些甚麽。」

新唐人記者曾錚紐約報導。

2011-09-14 09:18:08

原載於:

http://www.ntdtv.com/xtr/b5/2011/09/14/a588153.html.-911紀念館設計者談設計思想.html

紐約慶三退過億:歷史巨變在即

紐約慶三退過億:歷史巨變在即

China warns lady ‘don’t contact Trump,’ so she writes an open letter exposing the unbelievable

China warns lady ‘don’t contact Trump,’ so she writes an open letter exposing the unbelieva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