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事關心】從涿州強暴案看中國警察

【世事關心】從涿州強暴案看中國警察

點擊收看:

【新唐人2006年4月25日訊】【世事關心】(36) 從涿州強暴案看中國警察:故事發生在東漢的涿縣涿郡。

 

主持人:1800年前,劉備、關羽和張飛三位豪傑在張飛莊後的桃園義結金蘭的故事至今為人津津樂道。故事發生在東漢的涿縣涿郡,也就在今天的河北省涿州市。從這裡,中國歷史拉開了獨特的一幕,從中生動演繹的“義”字,成為中華民族的基本道德規範之一。1800年後的公元2005年11月,就在同一塊土地上,卻演出了一場警察翻牆入室,強搶民女,勒索錢財,公開強姦的令人髮指的慘劇。而更令人唏噓的是慘劇過後所發生的一切!

旁白:2005年11月24日晚8時,河北省涿州市東城坊鎮西疃(Tong2)村。這是一個寒冬的夜晚,這是中國北方一個再普通不過的鄉村,可就在這裡,就在這天晚上,村婦劉季芝和韓玉芝的惡夢開始了。

廣播聲:“據悉,這兩名被警察強姦的婦女分別是51歲的劉季芝和42歲的韓玉芝。兩人都住在河北省涿州市東城坊鎮西疃村……”

旁白:劉季芝和韓玉芝都是法輪功學員。11月24日晚在一次突擊性的搜捕當中,兩人分別在自己的家中被翻牆破門而入的警察綁架。25日,在東城坊鎮派出所,兩人先後被一名叫何雪健的警察強姦。

記:劉季芝,你好。

劉:是。

記:這次11月24號晚上8點鐘,是幾個警察到你家來抄家?

劉:不是,他們不是想抄家。他們是想逮捕我們。把我們弄到派出所去了。他是跳牆過去的。家裏鎖著門呢。

記:他當時敲門你沒有開,是嗎?

劉:沒有開。怕是他們,結果還是他們。

記:所以他翻牆過來的,他是強行打開的門嗎?

劉:他是踹開的,越牆過去,把門給撬開了。

記:所以他們就把你自己給帶到警車上了,是吧?

劉:帶到警車,帶到我們村大隊去了。還有幾個,還有5個,都抄齊了把我們6個一塊弄到東城坊派出所去了。

旁白:據當地人士透露,涿州市610辦公室11月11日召開了一個內部會議,重新部署了打壓法輪功學員的政策。11月24日,東城坊鎮開始了破門入室的綁架。警察用電棍和膠皮棍毆打被捕的法輪功學員,並告訴被抓學員家屬,每家交出3000圓錢才能贖人。不僅如此,警察還逼迫被抓學員一人說出10個其他法輪功學員的名字。

劉:讓我們招,讓一人招出10個,我們根本就沒招。

旁白:劉季芝被前後提審了三次。被捕的第二天,警察何雪健又把劉季芝從值班室提出來,帶到了他的宿舍。劉季芝萬萬沒有想到的是,一場更可怕的惡夢正等待著她。

劉:他去了,他說那個,讓(我)站到他跟前去,用膠皮棒揍我,讓那個蹲襠式那個姿式。把臀部跟腿,渾身上下都揍青了,把那乳頭電的冒了火花他還說挺好玩挺好玩。他又讓扒褲子,給扒下來了三次褲子,把我推到床上去,坐在小肚子上按……他還是行兇。

旁白:劉季芝回憶說,在何雪健強姦他的整個過程當中,一個名叫王增軍的警察一直躺在另一張床上,整個過程當中一句話也沒有說,絲毫沒有制止何雪健行惡的意思。強姦完劉季芝之後,何雪健又將韓玉芝拖進宿舍強姦了她。事發之後的第二天,劉季芝的丈夫湊足了3000塊錢,才贖回了自己的妻子。

劉:家裏沒有(錢)。家裏供著兩個學生,就是靠種地來生活,哪有那錢,都是七拼八湊,親戚朋友找借。

旁白:強姦案給兩位受害者造成了嚴重的創傷,也使得她們各自的家庭在一夜之中被分割。為了躲避抓捕,劉季芝和韓玉芝不得不離開了家人,漂泊在外。

主持人:歹徒破門而入,強搶民女,強姦侮辱,勒索錢財,這種小說中描繪的最令人不齒的黑社會情節卻真實發生在本應保護人民的警察身上。這種反差令人震驚。不幸的是,這種事並不是第一次。2000年6月,被關押在瀋陽馬三家勞教所的18名女法輪功學員被扒光衣服,扔進男牢房,遭到受警察鼓動的男囚們的強暴﹔2003年5月13日,重慶大學高壓輸變電專業三年級碩士研究生魏星艶因講法輪功真相被非法抓捕。當晚,沙坪壩區白鶴林看守所的一個警察當著兩個女犯人的面強姦了她。

曾錚講述未婚女孩被性虐待的事

主持人:悲憤之餘,人們不禁要問:當代的中國警察到底是一個甚麼樣的群體?他們沒有母親沒有姐妹沒有妻女嗎?如果說,南京大屠殺中的強姦事件是異族入侵、凌辱我國百姓。可是惡警何雪健們的無恥行為侮辱的卻是如母親或者姐妹般年紀的自己的鄉親。這又是為甚麼?

郝鳳軍談為甚麼當警察,及當警察後發現的情況.

旁白:趙遠明曾在中國公安大學任教多年,教授刑法,他告訴我們一些中國公安大學的情況。

採訪趙遠明。

郝鳳軍談公安的來源。

主持人:看來,警察的來源都是中國的普通人群,有些甚至是學業優秀的學生。那麼,這群原本與你我沒有甚麼區別的人在成為中國警察之後,他們中有些人為甚麼會做出禽獸般的事情?

郝鳳軍談聽黨的話,在單位和在家裏的兩面性。

採訪趙遠明。

郝鳳軍談從小就受黨文化的教育。

曾錚談黨文化。

主持人:廣東中山大學教授袁偉時的一篇文章在中國青年報上發表直接導致了該報冰點副刊被中共整治,這篇文章中有一句話被廣泛引用,說當今的中國人是“喝狼奶長大的孩子”,直指中共從歷史到文化全方位的謊言宣傳,並藉此把用暴力解決矛盾的鬥爭哲學灌輸給中國人民。而喝到更多“狼奶”的中國警察難免會擁有這種對所謂的敵人進行殘酷鎮壓的基本思維模式。同時,我們也注意到,那些最極端殘酷的案例往往發生在警察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上,這又是為甚麼呢?

曾錚談到妖魔化宣傳使人們認為法輪功連敵人都算不上。

郝鳳軍談警察也受矇蔽。

旁白:與宣傳的欺騙所伴隨的,是對各級中共政策執行機構的高壓,特別是610直接控制下的各級警察部門。鎮壓法輪功成了他們最大的政治任務。完不成轉化率的任務面臨的就是扣錢、降級,而完成轉化率得到的金錢的獎勵,上級的表揚,和職務的提升。

郝鳳軍談轉化率的壓力。

旁白:一位出走澳洲,不願透露姓名的原長春市警察披露了2002年3月5日,長春法輪功學員在有線電視上插播法輪功真像節目後被大搜捕的情況。此案被中共當局稱為三零五案件。

採訪長春警察。

主持人:在法輪功問題上,中共迫使每個參與的警察面對他們本不該面對的道德抉擇。他們一面承受必須完成法輪功“轉化率”的強大壓力,另一面是完成“轉化率”後的巨大利益,再加上對法輪功可以不負任何後果的特殊政策。在中共這一整套鎮壓策略下,普通警察心底那最樸素的做人良知顯得是那麼的脆弱。很多人選擇了昧著良心做惡,也有人在了解了法輪功真像後,守住了自己的良知。

曾錚談轉化率,利誘,一個有良心的警察待不下去。

採訪郝鳳軍。

Jason Ma談正常的社會鼓勵善抑制惡,而中共正好相反。

主持人:在國內外輿論的強大壓力下,2005年12月11日,河北涿州強姦法輪功學員的惡警何雪健被逮捕。可是河北省610為了推翻此案,對每個受害者及證人懸賞十萬元搜捕。保定公安局局長為首的“專案組”,在北京和涿州兩地連連抓捕多名法輪功學員,嚴刑逼問劉季芝和韓玉芝等人的下落。在巨大的肉體和精神的雙重壓力下,劉季芝曾經一度精神恍惚。

旁白:這是流落在外的劉季芝和她19歲的女兒魏美玲曾經隱姓埋名打工的地方。2006年3月7日上午11點左右,北京國安局和河北省公安廳的警察從這裡將母女倆抓走,兩人至今杳無音訊。從2005年11月到2006年3月,三個多月的血雨腥風,中共的鐵腕終於又一次成功的讓受害者從人們的視線中消失了。

Jason Ma談高蓉蓉和魏星艷事件。

主持人:美國民權運動領袖馬丁路德金曾說過,任何一個地方的不公正是對一切地方的公正的威脅。中共對法輪功人群的殘害,使一部分警察的道德底線完全崩潰,失去了作為人最起碼的的善良和公義,而完全成為中共邪教的害人者。中國社會中的每一個人,不論身份地位如何,都可能是下一個受害者。

採訪瞿錚。

主持人:“鞏固共產黨執政地位”, 這是在中國警察官方網站首頁上的醒目位置的一條口號。 警察,在一個正常的社會中的職能是服務社會,保護人民。不幸的是,在中國他們卻淪為共產黨的私家保鏢,甚至被迫對中國人民做出令正常人無法想像的暴行。這是中國警察的恥辱,也是中國人的悲哀。    

原載於:http://www.ntdtv.com/xtr/gb/2006/04/25/a43235.html       

Impression of Wakayama 和歌山印象

Impression of Wakayama 和歌山印象

【九評之一】評共產黨是什麼

【九評之一】評共產黨是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