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人關於北京奧運的20個和1個

澳洲人關於北京奧運的20個和1個

澳大利亞體育月刊「Inside Sport」在其三月刊上發表了一篇長達六頁的專題報導,列舉了二十個抵制北京奧運、以及一個澳洲為什麼不會抵制的理由,其中有些觀點相當有意思,作者Peter McAllister對中國問題的很多觀察和評說也相當到位。 

文章列舉的二十個應抵制北京奧運的理由是: 

1.壓制民主。中國是世界上最後一個獨裁大國,根本沒有民主選舉。在近期舉行的村級選舉中,83%的候選人是中共黨員——雖然黨員只占總人口的5%。據美國國會的統計,1989年以來,中國共關押4183名政治犯。但實際數字更高。

2.暴力鎮壓民眾抗議活動。儘管人們在談論中國經濟「奇蹟」,但九億農民中有一半人的收入並未增長,甚至在下降。兩億農民工中有五千萬沒有任何福利和法律保障,再加上腐敗的因素,使得1993年以來的民眾群體抗議活動已增長1000%,現在平均每天的240起。

3.新聞管制。雖然中共曾向國際奧委會承諾給予外國記者採訪自由,但事實上近來的新聞管制正變得越來越嚴厲。外國記者被扣押和威脅的事經常發生。而且奧運會一結束,外國記者的所謂採訪自由立即被收回,那這種自由不是明擺著是樣子貨嗎?與此同時,所有的中國記者仍受中宣部的嚴格管轄。

4.鉗制宗教自由。文章指出,自1999年以來,已有3,000多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其它各種宗教的信仰自由也受到嚴密限制。

5.文化滅絕。根據聯合國的種族滅絕定義,中共在西藏和新疆的所做所為完全符合文化滅絕的定義,比如它摧毀了西藏90%以上的廟宇。 

6.強制搬遷。這是目前中國民眾抗議的主要起因之一。比如三十個東洲農民因抗議政府強行佔用漁田建電廠而被殺害。據估計,由於官商勾結,在過去十年中,有四千多萬民眾被強制搬遷,而且未獲應得補償,其中三十萬是為奧運被強制搬遷的。民眾的絕望到了如此程度,以致官方居然制定出禁止自焚抗議的法律。

7.死刑。據估計,中國每年判處八千人死刑,是世界其它國家判處死刑總數的二十倍。

8.器官摘取。在2000至2005年期間,中國共進行六萬起器官移植手術。但中國根本沒有器官捐獻系統,在多方否認後,中國衛生部副部長黃潔夫被迫承認大部份器官來自是死刑犯。但前加拿大國會議員大衛‧喬高的報告令人信服的指出,有很多器官來自於被謀殺的法輪功學員。

9.壓搾勞工。中國勞工,特別是農民工被剝削的情況十分驚人。

10.腐敗。此條不必多說。中國總理溫家寶近日宣佈投入3400億改善農村地區基礎設施,但中共官員每年花在汽車上的錢就高達3,000億,另外還有5,000億「娛樂」開支。在3,220名資產超過1,300萬美元的中國人中,有2,932人是高幹子弟。

11.支持獨裁政權。比如支持蘇丹的種族屠殺。

12.破壞環境。中國是世界上最大的溫室氣體排放者,有三億中國人不得不飲用被污染的水,三分之二的中國人呼吸著不符合世界衛生組織制定的標準的被污染的空氣。每年死於污染的人高達76萬。

13.盜版。

14.學術腐敗。

15.間諜活動。

16.威脅台灣。

17.殘酷對待動物,導致動物絕種。

18.環境污染損害運動員健康。

19.在體育活動中使用禁藥。

20.在體育領域中剝削兒童。

那麼為什麼有了這麼多理由,澳洲人卻沒有抵制北京奧運呢?作者的觀點也滿有意思,他說,這並不是因為澳洲人完全接受「將體育與政治分開」的說法,比如澳洲政府2006年曾「強迫」澳洲板球隊放棄到津巴布韋比賽,以免給迫害人權的津巴布韋總統穆加貝「長臉」。

澳洲不抵制北京奧運,也不是因為接受了「讓中共參與進來會有助於他們改善人權」的說法,雖然中共在申辦奧運時,確曾以「允許北京舉辦奧運會幫助我們改善人權」做理由。

作者說,相反,中國的人權狀況正在惡化,共產黨的精英們雖然無能進行改革,卻十分擅長於利用經濟利益左右國際輿論,或說些甜言蜜語來欺騙世界。

作者說,事實上,澳洲不抵制北京奧運的唯一理由是,澳洲人太喜歡體育了,所以會「千方百計」的不去放棄被他們視為「神聖」的任何參賽機會。這也是為什麼澳洲未曾抵制1936年希特勒奧運會的原因。

不過,作者最後強調說,我們不應該讓參賽及拿獎牌的熱望擋住雙眼,讓我們忘卻這個「招待」我們的政權的殘暴及欺騙手段——對於那些飽受這個政權迫害的犧牲者來說,我們至少虧欠他們這一點。

2008-03-28

 體育月刊「Inside Sport」文章《二十個抵制北京奧運及一個澳洲不會抵制的理由》首頁

體育月刊「Inside Sport」文章《二十個抵制北京奧運及一個澳洲不會抵制的理由》首頁

澳洲媒體熱議「克文諍友」

澳洲媒體熱議「克文諍友」

A Hand That Used to Hold a Hoe Is Now Using a Little Mouse 一輩子拿鋤頭的大手也拿起了小鼠標

A Hand That Used to Hold a Hoe Is Now Using a Little Mouse 一輩子拿鋤頭的大手也拿起了小鼠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