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恆的情感(二十七)——無名的哭泣

永恆的情感(二十七)——無名的哭泣

文:田甜

題記:從小就一直覺得,我來到這個世界,就是為了找到一個人,找到一種特殊的情感。一旦找到,我的生命就會充滿喜悅與光明。如果失敗了,生命就會失去意義,陷入無邊無際 的黑暗……

接前文

二十七、無名的哭泣

兩位北大校友,金敏曾錚的遭遇,讓我的內心,被義憤的火焰與恐懼的波濤來回拍打,不知何時才能平息。

離回國就剩幾週了,我覺得我無論如何也沒有她們那種勇氣,去面對她們所面對過的事情。她們內心那種強大的精神力量,不是頭腦一熱,一朝一夕就能得到的。我錯過了十年的修煉時光,怎麼可能在短短幾周內脫胎換骨,把自己變成另一個人呢?

但我知道有兩件事可以做:

一,趕緊把法輪功的煉功動作重新學起來;

二,回北京後,想法找到其他的法輪功修煉者。

這時,我正好要去德州看望一個朋友,我想趁這個旅行的機會,把煉功動作學起來。

誰知,德州之旅的時間一晃就過去了。我拜訪同學,忙這忙那,直到德州之旅的最后一天,我才有時間想起要趕緊學煉功動作的事情。我在休斯頓的酒店,準備第二天一早登機,只剩下一个下午和一个晚上的時間。

我打開煉功視頻的網站,心想如果今天不學完,回去之後就很难有機會了。紐約的留學生宿舍人多眼雜,我可不敢在和中國留學生同住的宿舍裡煉功,出去煉就更不可能了,萬一被別人看見了怎麼辦?

我小时候曾经煉過三年,按理說,應該還留有深的印象。可是我除了打坐的最後一個動作外,其他的動作几乎一點也不記得了,这样的话,重新學起來至少要好幾個小時……

於是我一轉念:算了,太累了;回國之后,要再次回到美國,估計得是下輩子的事了;好不容易來一次休斯頓,還是四處轉轉吧……

就這樣,我出了酒店,在街道上逛來逛去,逛到了當地最繁華的一個商場。我逛完了一層,坐著長長的手扶電梯,準備去下一層。

其實,那個商場很大,我當時完全可以坐任何一個別的電梯,去到任何一個別的方向,任何一個別的樓層。可是,我就是坐了那個電梯,去了那個方向,到了那個樓層。

現在想來,我都不知道我曾經回憶過多少次,當時從那個電梯上緩緩降下時,看到的情景。

正對著電梯口的,是一個展臺,展臺上的顯示器,放著一個我看過的視頻,是一個我在宿舍裡偷偷看過很多遍的視頻:那是一個藝術團的宣傳片,那個藝術團的名字叫神韻,它接下來將在紐約林肯中心的表演,是在我回國兩週後,剛好錯過。

我來到那個展臺前,一位身著黑色套裝的華人女子禮貌的向我致意。但是我的注意力,卻被她領口上的一個胸針吸引:那是一個法輪圖形,我記得最後一次看到它,是在十年前,我十八歲的時候。

我脫口而出:「你是煉法輪功的嗎?」 

她說「是啊」,彷彿這是一個非常普通,沒有任何特別之處的問題。她的應對如此自然,自然的讓我感到驚奇和訝異。我心想她怎麼就一點都不害怕呢?

我表面鎮靜,可內心正在因她的回答而雀躍。我上前一步問:「那你認識國內的法輪功嗎……」 

這個問題,讓她有些遲疑。

我接著說:「我是從國內來紐約的留學生,我幾週後就要回國了……」 我言語慌亂,詞不達意,恨不得她立刻找來一個國內的法輪功修煉者,拉到我面前。這樣,我就不會是一個人了,我再也不想一個人了……

她想了一下,跟我說:「你等等。」 然後請出了一位年過半百,身材消瘦,戴著眼鏡的大叔。我一見他,還是那兩個問題:「你是煉法輪功的嗎?你認不認識國內煉法輪功的人?」 

他打量著我,沒說是,也沒說不是;沒說認識,也沒說不認識。他和那個女子不同:他壓根沒有回答我的任何問題,反而問了我很多問題。

他問我,是不是知道天安門自焚事件的真相,是否知道國內對法輪功修煉者的殘酷鎮壓。他說:「也許你剛來留學不久,有很多事情不知道,對很多事情不理解。但是無論如何,請不要做任何助紂為虐的事情,不要做讓自己將來後悔莫及的事情。因為你的舉報,可能會給一個無辜的生命,一個家庭,帶來滅頂之災……」

聽到這裡,我才明白,原來他怕我是來打探消息,要回國舉報的。

我心一橫,今天豁出去了。反正在這個陌生的城市,沒人知道我是誰,我也不怕被看見和法輪功的人「糾纏」。我開始自報家門:「我真不是要舉報,我是從北大交換到紐約大學的……」

我沒來的及把話說完,就出現了讓自己完全不能理解的反應。直至今日,我都無法準確描述自己當時的狀態。

我的身體裏,好像有另一個人,我莫名其妙的看著她,看著她從流淚變成啜泣,從啜泣變成大哭。我奇怪的想:她到底哭什麼?為什麼她想衝上去,把面前這兩個陌生人緊緊抱住?她為什麼在劇烈的顫抖,好像要把生生世世積攢的眼淚,統統在這一刻倒出來?

但是,她卻發不出任何聲音。

我哭的說不出話,喘不上氣。商場的人來來往往,都用詫異的眼光看著我,他們不知道這個展臺的人把我怎麼了。

我喘過氣來,趕緊跟展臺的兩位道歉:「對不起,真是太抱歉了,我也不知道我怎麼會這樣,我是真的不知道……」 

然後,又是一陣上氣不接下氣的,無聲的大哭。

大叔趕緊遞給我一盒手紙,說:「別哭了別哭了,這裡是一個北京法輪功學員的電話,她被抓了七次都沒放棄修煉……你去找她吧……」 

然後,就把一個電話號碼寫在便條上,給了我。

****************************

這個故事,是關於我如何找到我的信仰,如何失去,又如何再次找回它的旅程。文中關於修煉的內容,均為個人淺見。希望能給每一位尋求幸福和夢想的人,帶來溫暖。

閱讀全部

【周校長談教育】想入美國名校 怎樣才能鶴立雞群

【周校長談教育】想入美國名校 怎樣才能鶴立雞群

Dance of Air

Dance of Air